Current Position:
Home
> News
> Guardian Communication
China Guardian Newsletter 116 · Aucution Gem - The food and sex - Li Jin and his ink painting
2017-12-20

  文 卢柯强

  Li Jin is an artist with strong peosonality. He is carefree, humorous and a little cynical, meanwhile, he loves eating, playing as well as women. Most of his works are ralated to food, drink and erotic themes, which represent his creativity and the true nature of his temperament.

嘉德通讯116期·拍场撷珍 饮食男女——李津及其水墨绘画

李津 (b.1958)

叫我如何不想他

纸本 镜心

35×138cm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此为《礼记·礼运》所载孔子语。早在两千多年前,儒家即指出饮食和男女为人生所需的两件大事。

  饮食等于民生,男女属于康乐,分别偏重于生活和性两方面。此后,《孟子·告子上》中也有“食色性也”的说法。至魏晋,《世说新语》中有“刘伶恒纵酒放达”的记载,元代关汉卿散曲有“我是浪子班头……半生来弄柳拈花,一世眠花卧柳”的表述,明清时期更有《金瓶梅》《肉蒲团》等文学作品问世,这是迥然不同于中国文人士大夫以清雅脱俗为追寻目标的审美传统。无论是嵇康、阮籍、刘伶,还是上述文学作品中的主人公,都把酒肉或男女之欢变成了灵魂休憩的载体。及至当代,画家李津用水墨媒材把这一审美特征发挥到了淋漓尽致。

嘉德通讯116期·拍场撷珍 饮食男女——李津及其水墨绘画

李津 (b.1958)

养怡之福

纸本 镜心

35×46cm

  李津是位有个性的艺术家。他天性散淡、诙谐、爱吃、爱玩、爱女人,还有点玩世不恭,他的作品多吃喝和艳情题材,这是他的创造,也是他性情的本真体现。八十年代初,刚从天津美院毕业的李津正值青春年华,对青藏高原充满浓厚的兴趣,毅然报名赴藏支教,踏上了这片同时代众多艺术家都充满好奇和向往的热土。援藏十数年间,李津目睹了西藏的风俗人情、宗教信仰,他对人生以及绘画的态度逐渐发生改变。西藏人对生死的态度、天葬仪式里生命被还原为“一篮子的肉”的震撼,以及他亲历的一次连续三十多个小时挨饿的记忆,都与他后来对肉欲的迷狂表达有着不可忽略的关系。

  九十年代中期,李津回到北京。此时的文艺界已告别八十年代的崇高、英雄主义及各种极端形式,艺术家们对世俗生活的兴趣日益增加。他住在市井味十足的胡同里,目光所及的胡同生活逐渐进入画面并成为主角。他认为吃构成了大众日常生活最坚韧的重心,也就把世俗生活的表达重心放在了食物上。二十多年来,他耐心长久地绘制食物,画面上的食物丰富、生动,被赋予了永恒的生命,一件件充满热情的绘画作品仿佛变成食物的颂歌,食物因绘画而不朽,绘画因食物而变得鲜活。如果说齐白石将瓜果草虫纳入绘画是对传统文人画的重大突破,李津画中的鸡腿蟹爪、萝卜青菜则是将中国画题材彻底世俗化了,他笔下的“四君子”已悄然变为红烧猪头、油焖大虾、清蒸鳜鱼、素炒菜苔……

嘉德通讯116期·拍场撷珍 饮食男女——李津及其水墨绘画

创作中的李津

  如同食物的鲜活诱人,李津笔下的人物也是肉感十足。他画了很多丰腴的女性裸体,人体之肉有性能量的暗示但画家更加注重的是肥硕之肉的可食性。丰满的肉体充满着赤裸裸的脂肪,如动物之肉般令人充满食欲,性或色情的意味反而并不浓郁。即使在情节丰富的多人物画面,观者也很难看出男女间的恋人或配偶关系,觉察不到异性间的微妙情感迹象,性和食物的界限在肉的欢快表达中变得模糊。加之李津喜欢把画面人物描绘为目光呆滞、木讷之态,不焦虑不困惑,俨然一个个只专注于眼下饕餮和性乐趣的动物。即使穿上了各种奇异、艳丽的服饰,漠然的表情和空洞的眼神依然使人物充满了荒诞和滑稽,引人发笑,这种饱富漫画感的画面比单调的情节叙事显得更有魅力。李津笔下的人物已截然不同于历代文人画清雅悠远的形象,或立或坐,或平躺或伏案,微醺朦胧,不谙世事,沉浸于忘记一切的虚空里,一派祥和享乐的气氛。

  正如李津所说“我不能在画自己的时候都不真诚”,他一直坚持画他喜欢的东西。他与画中的人物有着高度的默契,善于在司空见惯的事物中发现到美的真谛,艺术与生活在他这里始终能保持互相协调和补充的关系。为了筹备个展,李津曾历时数月云游纽约、波士顿、柏林、慕尼黑、巴黎、马德里、台北等十余个城市寻找灵感,最终创作出了一件三十米绘画长卷。大俗即大雅,李津懂得发现和享受生活的乐趣,他画面中的所有形象,无论是美食、食具、茶具、花木、男人、女人都充满了生活清趣,他以艳丽的色彩、随性的书法、欲说还休自言自语荒诞不经的题款,把潜意识中的各种味道跃然纸上,呈现出一种陶醉其中、自娱自乐的创作状态。

嘉德通讯116期·拍场撷珍 饮食男女——李津及其水墨绘画

李津 (b.1958)

云散空净

纸本 镜心

37×42cm

  李津欣赏时常光顾“红磨坊”以寻求灵感的劳德累克,敬仰把似与不似发挥到极致的齐白石,钦佩已臻收放自如大写意境界的徐青藤,二十余年来,他本色出演,以真性情体验生活,坚持“饮食男女”系列作品的探索和表现,那一件件充满“享乐美学”韵味的水墨作品即是他人生态度的真实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