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 Position:
Home
> News
> Guardian Communication
China Guardian Newsletter 116 · Aucution Gem - A brief change of calligraphy in Ming and Qing dynasties
2017-12-20

  文 刘锦锦

  Calligraphy of Ming Dynasty is developed on the basis of the inheritance of calligraphy in Song and Yuan Dynasties Tiexue. In mid-term of Ming Dynasty, the appearance of Wen Zhengming, Zhu Yunming and Wang Chong revived calligraphy circle. There was another change in the style of Ming's calligraphy until late Ming Dynasty, which Dong Qichang inherited the gentle and elegant tradition of calligraphy and made the greatest influence on the later generations. The calligraphy of the Qing Dynasty, in general, is the shift process of calligraphy and stele theory.

  明代书法,是在继承宋、元时代帖学的基础上发展而成的。明中期,文征明、祝允明、王宠等的出现,使明代书坛呈现出复兴之象。明代书风到晚明又有一变,由董其昌继承了温雅秀逸的帖学传统,对后世影响最大。而清代书法,大体是帖学和碑学此消彼长的过程。

嘉德通讯116期·拍场撷珍 明清书法流变简要

  草书

  绫本立轴

  孙岳颁(1639-1708)

  163×50cm

  明代书法艺术,是在继承宋、元时代帖学的基础上发展而成的。明初至中叶的几代帝王都喜文弄墨,崇尚帖学,书风以复古为主。明成祖时,选舍人二十八人攻习二王书,仁宗喜摹《兰亭》,神宗则常随身携带大令《鸭头丸帖》。上有所好,下有所行,一时帖学成为书坛主流。明初书风多以姿态取胜,几乎完全继承了赵孟的格调,妩媚圆润,娟秀雅致,并迅速演变成为端正流美的“台阁体”。

嘉德通讯116期·拍场撷珍 明清书法流变简要

  铁保(1752-1824)

  草书

  纸本立轴

  127×43cm

  沉溺复古之风百余年后,书法艺术的发展到明中期终于出现了某种新的气象。文征明、祝允明、王宠等的出现,使明代书坛呈现出复兴之象。他们的书法上追晋唐,一变“台阁体”的风貌。特别是文征明,楷书行草上自晋唐,下迄宋元,几乎无所不学。小楷学赵孟一路,大字行书,则从黄庭坚书法中得其风韵。但他并不为师法所囿,而是跳出做作、刻板的作风,着意于寓笔力于飘逸之中,终于形成自己飞舞奔放、气韵超脱的格局。

  明代书风到晚明又有一变。这个阶段,社会处于变革时期,反映在艺术领域中,则表现为一种浪漫精神的崛起。以李贽、公安派三袁为代表的文人,主张笔下写“真”,发自“本心”、“独抒性灵”。许多书家直接或间接受到个性解放思潮的影响,从而创作出大量风格鲜明、率意放任的作品来,如徐渭、王铎、张瑞图、黄道周、倪元璐等人。

嘉德通讯116期·拍场撷珍 明清书法流变简要

  李为观(清)

  行书七言诗

  绫本立轴

  180×45cm

  而董其昌则继承了温雅秀逸的帖学传统,他在文人书法系统中将“二王”之雅发挥到极致,将文人的“士气”和禅宗之“淡”融合无间,开古淡疏秀之独特书风,成为继文征明之后,在当时社会影响最大的书家。

  由于董其昌在晚明的影响,加上康熙皇帝玄烨的喜爱和推崇,董氏书风在清初风靡一时。如查士标、沈荃、姜宸英、孙岳颁、高士奇、王鸿绪、查昇等人以董其昌书风为追随对象,能对董氏书法从技巧到神韵全面汲取,各有情性,名噪一时。

嘉德通讯116期·拍场撷珍 明清书法流变简要

  钱沣(1740-1795)

  行书五言诗

  纸本立轴

  117×56cm

  清前期至中期的书家,出于皇帝的喜好,主要以赵孟、董其昌为师法对象。时人称:“康雍之世,专仿香光;乾隆之代,竞讲子昂”。乾隆中期开始,一些书家不满于这种现状,转而上溯到唐宋名家,形成个人书风。

  如大学士刘墉,书法初师赵孟、董其昌,中年后出入苏东坡和唐宋诸家,临帖不求形似,意在使己意和古人精神相契合。他力求打破宋元书法的模式,以肥厚的点画浓墨出之,用特有的“裹笔”取势,结字散淡变化,貌丰骨劲,笔意高古,味厚神藏,超然独出。康有为《广艺舟双楫》认为“近世行草书作浑厚一路,未有能出石庵之范围者,吾故所谓石庵集帖学之成也”。

  王文治书法初从董其昌,因信奉佛教,潜心佛理,于《唐人书律藏经》得益尤多。书法秀逸自然,妩媚纯净,与刘墉风格迥异。梁绍壬《两般秋雨庵随笔》称刘墉专讲“魄力”,王文治专取“风神”,时有“浓墨宰相”、“淡墨探花”语传为笑谈。

嘉德通讯116期·拍场撷珍 明清书法流变简要

钱泳(1759-1844)

隶书

纸本立轴

109×28cm

  乾隆、嘉庆时期还有一些书家风格鲜明,影响当时。如铁保学帖得平和润雅,钱沣专取颜真卿而得其神,永学欧阳询与赵孟得婉转流美。此外,姚鼐、袁枚等人以诗文名世,书法亦清雅可观。

  至嘉庆、道光之世,金石故物出土日多,不少人由考据进而学书,从此碑学入继大流,成了书学嬗递中之转折点。

  两周金文、秦汉刻石、六朝墓志、唐人碑版,皆为世重。这时期还有许多以学者身份而善书法的名家,如钱泳、钱大昕、桂馥等,由于他们有坚实的文字学基础,其篆隶醇雅清古,别开生面。

嘉德通讯116期·拍场撷珍 明清书法流变简要

王文治(1730-1802)

行书

纸本立轴

202×47cm

  到了咸同之际,碑学蔚为大观,何绍基、吴让之、赵之谦等群雄并起,声势浩大,帖学几至无闻。何绍基自述:“余学书四十余年”,“从篆分入手,故于北碑无不习”。其楷书早年学唐欧阳通的《道因法师碑》,李邕的《麓山寺碑》和《法华寺碑》,行书学颜真卿的《争座位帖》和《裴将军诗》。中年后极力在众多的魏碑上下功夫,特别在得到了“天下孤本”《张黑女墓志》后,参悟到:“化篆分入楷,遂尔无种不妙,无妙不臻”。到了晚年更上溯秦汉,将高古淳厚的气息渗透到行草之中,成为“一代之冠”。

  综观清代书法,大体是帖学和碑学此消彼长的过程。康有为认为清代的书法有四变:康熙雍正时,专仿董其昌;乾隆时,竞相模仿赵孟;欧阳询的书法盛行于嘉庆、道光时期;北朝碑派又萌芽于咸丰、同治时期。这一观点虽然并不是很准确,但大体上符合了清代书法因世推移的风尚。自那之后,碑学书派迅速发展,影响所及直至当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