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ホーム
> 最新情报
> 嘉徳通信
嘉徳通訊第115回 宇野雪村のコレクション 「千唐志斋」墓誌の拓本
2017-11-20

  千唐志斋,由辛亥革命元老张钫先生创建,因珍藏自西晋、魏以来历代墓志石刻一千四百余件而得名。今季嘉德秋拍,古籍部征得当代日本已故书法家宇野雪村先生旧藏千唐志斋拓片一千二百余种,以唐代墓志为主,时间上起武德以至晚唐,志主身份上至皇亲国戚下至宫娥彩女,铭文主要记述死者的生平经历、配偶子嗣、官爵世系等重要信息,是研究唐代文治武功、社会形态的珍贵资料。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宇野雪村旧藏“千唐志斋”墓志拓本导览

  千唐志斋,由辛亥革命元老张钫(字伯英)先生创建,是中国唯一一个墓志铭博物馆。是斋立于河南洛阳张钫故居“蛰庐”内,以珍藏自西晋、魏以来历代墓志石刻一千四百余件而闻名,尤以唐志最富,故名“千唐志斋”。章炳麟先生曾以古篆为之题额,并在尾部缀有跋语:“新安张伯英,得唐人墓志千片,因以名斋,属章炳麟书之。”

  上世纪初,军阀混战,国家动荡,民生不济,盗墓猖獗。洛阳城北邙山,东西绵延,水土丰厚,历代达官贵人、富户巨贾多以此为安息之地,当此乱世均未幸免。恰逢张钫归乡隐居,因其好古,见此景像不免扼腕叹息。自此便陆续收集散落的墓志,并专辟一隅妥为保存。

  今季嘉德秋拍,古籍部征得宇野雪村旧藏千唐志斋拓片一千二百余种,以唐代墓志为主,并以少量他朝墓志拓片。宇野雪村是当代日本已故书法家,日本“前卫书法”代表人物,精于文房书道,生平收藏大量文房精品及书画,并将其中两千件捐赠东京五岛美术馆。宇野雪村先生曾任大东文化大学教授,著有《古墨》和《雪村从心》等著作,并于1987年与启功先生在中国美术馆联手成功举办“启功、宇野雪村巨匠书法展”。宇野雪村所藏此批唐志拓片,时间上起武德、贞观,历盛唐、中唐以迄晚唐,志主身份涉及封疆裂土的皇亲国戚、位极人臣的相国太尉、各地郡王太守尉丞参曹、优游园林的处士墨客、悟道参禅佛僧道士以及宫娥彩女等社会各阶层人物,其铭文主要记述死者的生平经历、配偶子嗣、官爵世系等重要信息,是研究唐代文治武功、社会形态的珍贵资料。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宇野雪村旧藏“千唐志斋”墓志拓本导览

(日)宇野雪村 旧藏

千唐志斋藏志

近代拓本

1200余种 纸本

尺寸不一

  千唐志斋墓志拓片记述了诸多已被历史烟尘所湮没,于史籍只可闻其大致的历史事件,具有良好的补史、纠史之用。如程思义的墓志中便有记武则天执政期间,用周兴、来俊臣等酷吏妄造罪名,枉杀无辜士族地主及宗室旧臣之事,“当时杨豫作逆,妖氛未殄,王侯将相,连头下狱,伤痍诛斩,不可胜数。周兴荣贯廷尉、业擅生杀……公卿侧足,行路掩首。时有吴王子琨作牧江右,来俊臣密树朋党,远加组织,令君推问,冀陷诛死……”而时任大理寺正的程思义宁“失不经,志重平反”,招致来俊臣的不满,反被以莫须有的罪名,贬为兖州龚业县令十余年,终又遭诽谤诬陷,志文记其“久陷囹圄,横加拷察,死于非命”。又如圣武观女道士马凌虚墓志,便记述了安史之乱中,这个“光彩可鉴、芬芳若兰”的女道士如何“未盈一旬,不疾而殁”悲惨死于安禄山幕僚之手的历史事实。

  除唐志外,此千唐志斋拓片中又有宋、明、五代等诸多精品墓志,志文中篆、隶、行、楷等书体皆备,虞、褚、欧阳、颜、柳等诸家风格,一览无余。漫长历史,风云际会,皆精缩于一志之上。是历史、书法研究不可或缺的补充资料,弥足珍贵,洵可宝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