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ホーム
> 最新情报
> 嘉徳通信
嘉徳通訊第115回 女帝の願い事——「百万塔陀罗尼经」の源
2017-11-20

  文 宋皓

  《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被公认为世界上现存最早的印刷品,因分藏于特制的一百万座小木塔中,得名《百万塔陀罗尼经》。《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为佛经密宗典籍,经由沙门寂友及法藏奉则天女皇敕命译自梵典,共一卷。764年日本称德天皇主持印刷此经并造塔存放,将陀罗尼供奉推向高潮。今2017嘉德秋拍古籍部征得《百万塔陀罗尼经》,是印刷史上的空前之作,在中日文化交流史、印刷史和佛教文化传播史上都占据了重要地位。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女皇的愿力——百万塔陀罗尼经溯源

  2017中国嘉德古籍专场上拍一件百万塔陀罗尼。根据日本古籍记载,称德女天皇于太平宝字八年(公元764年)至宝龟元年(770年)发愿制成一百万座小木塔,并将所刻印的《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分藏其中,因而得名百万塔陀罗尼经。因其完成时间在宝龟元年,又被称作宝龟本《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从目前各种公开的资料检索可知,百万塔陀罗尼经以其确切记录的刊刻时间被认为是世界上已知现存最早的印刷品之一。本文的溯源即从唐武周年间《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的翻译开始说起。 

  《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为佛经密宗典籍。此经由沙门寂友及法藏奉则天女皇敕命译自梵典,共一卷。智异《开元释教录》(730)中曾予以著录,《大正大藏经》(1924)卷19收载全文并对译者作了简介。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女皇的愿力——百万塔陀罗尼经溯源

百万塔陀罗尼经咒

公元770年印本

经文1卷、包纸1截,附木塔1座、法隆寺证书规定4份 纸本

经:5.5×45.5cm   塔:10.5×10.5×21.5cm

  《宋高僧传》卷二《周洛京寂友传》记载,寂友本名弥陀山,吐火罗国人,吐火罗国在今阿富汗北部,与唐关系密切。弥陀山自幼出家,曾赴印度求法,遍学经论,尤其对《楞伽》、《俱舍》最为精通。他志在弘法,杖锡而游来到中国,时为武后执政时的永隆元年(680)。弥陀山取法号为寂友,在长安久居24年奉诏译经。他先与于阗高僧实叉难陀译出法相宗典籍《大乘入楞伽经》等,武周末再与法藏(643—712)共译《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法藏俗姓康,字贤首,为华严宗三祖,曾参加玄奘译场,670年武后舍住宅为太原寺,度僧,初奉敕与实叉难陀共译八十卷本《大方广佛华严经》,则天女皇赐其法名为贤者戒师,多次被召至内殿讲经,受到褒奖。

  弥陀山与法藏于长安四年(704)译毕《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进呈御览后,奏请归故国吐火罗国,女皇对他厚赏之后,任其回归本国。因此该经刊刻年代当在长安四年(704),不迟于神龙元年(705)。此时已进入武周末季。

  《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除汉译经文外,含有《根本》、《相轮》、《修造佛塔》、《自心印》、《大功德聚》及《六波罗蜜(六度)》六种陀罗尼经咒。经文说,诵读经咒,将其佩带身上或置于小塔之中,可免除一切灾害,既可护国又可护家护身:

  “若将此咒”诵读供养、恭敬佩于身上,以咒威力拥护是人,令诸怨家及怨朋党、一切夜叉、罗刘、富单那等,皆于此人不能力恶,各怀恐怖逃散诸方。……若有得闻此人语声,或在其影或触其身,令彼一切宿障重罪皆得消除。

  “若将此咒置入塔中”,置塔之处,无诸邪魅、夜叉、罗刹……于彼国土若有诸恶先相见时,其塔即便现于神,变出大光焰,令彼诸恶、不祥之事无不殄灭。若复有恶心众生,或是怨仇及怨伴侣,并诸劫盗、寇贼等类欲坏此国,其塔亦便出大火光,即于其处现诸兵仗,恶贼见已,自然退散。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女皇的愿力——百万塔陀罗尼经溯源

  则天女皇读过此经后,认为可作护国安民之宝。迅即诏令梓行,颁布天下。此经随即流行于全国各地,自唐始,迄宋、辽金时期弘扬依然很盛。当时在全国多处皆有依此经法所造之塔,现存著名者有辽宁、北京、云南等地的无垢净光塔,甚至还流传到与中国关系密切的同属汉字文化圈国家的邻邦日本和新罗。

  奈良《兴福寺流记》引天平宝字(757—764)年旧记称,天平二年(730)圣武天皇(724—748)即位初,光明皇后曾发愿造五重塔,塔内置《无垢净光经》,这说明唐代的陀罗尼崇拜通过文化的交流也已传到日本。三十年后,称德女皇又循其母后的先例建造百万塔、印百万枚陀罗尼经咒,更将日本的陀罗尼经供奉推向高潮。

  称德女皇讳野姬(718—770),为圣武天皇次女,天平十年(738)立为皇太子,十一年后(749)即皇位,是为孝谦天皇(749—758),后让位于淳仁天皇(758—764),自称孝谦上皇,剃发为尼。天平宝字八年(764)太政大臣藤原仲麻吕武装叛乱,孝谦上皇夺其官位,废除纵容叛臣的淳仁天皇,自己复位为女皇,史称称德天皇(764—770)。女皇派兵平叛,并发愿造百万佛塔,每塔置陀罗尼经咒一枚,以求护国、驱恶。之后藤原兵败被诛,造塔工程随即开始。为与造塔同步进行,决定以雕版印制经咒,选用《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中的《根本》、《自心印》、《相轮》及《六度》四陀罗尼经咒,至神护景云四年(770) 全部工程才告竣工。女皇敕命将百万塔及陀罗尼经咒分置奈良、摄津 (今大坂)及近江(今静冈)京畿地区十大寺内¹。现只有日本奈良法隆寺尚有部分保存。

  藤原继绳(727—796)《续日本纪》(794)卷30《宝龟元年(神护景云四年,770)》条云:

  [夏四月]戊午,初天皇八年(764)乱平,乃发弘愿,令造三重小塔一百万基,各高四寸五分(1 3.5cm)基径三寸五分 (10.6cm),露盘之下各置《根本》、《慈心(自心印)》、《相轮》、《六度》等陀罗尼,至是功毕,分置诸寺。赐供事官人以下、壮丁以上一百五十七人爵各有差。

  奈良《东大寺要录》卷四《诸院章》条云:

  神护景云元年(767)造东西小塔堂,实忠和尚所建也。天平宝字八年(764)甲辰秋九月一日,孝谦天皇造一百万小塔,分配十大寺,各笼《无垢净光陀罗尼》摺本。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女皇的愿力——百万塔陀罗尼经溯源

明治41年(1908)法隆寺转让百万塔证书

  “摺本”相当于汉语中的印本。《东大寺要录》明确说明十大寺内供奉的陀罗尼为印本。此经卷以麻纸或楮纸印成,皆染以黄檗,分《根本》、《相轮》、《自心印》及《六度》四种经卷。版框均高5.4公分,四种经卷长度从42.6至55.2公分不等。每纸行数13至38不一,每行一般五字。每咒皆一纸,原则上用四块印板即可,因印数大,为加速进度,每咒用两套印板,共用八板,每板印12.5万枚,总共100万枚。经咒文字为楷书写经体。盛经咒的小木塔高13.5,底径10.5公分,分三重、七重及十三重塔几种,塔上部九轮以樱木制成,塔身露盘以桧木制成。塔身的露台中有—空洞,内置经咒,经咒皆用包经纸卷裹。露台上有制作者的署名,经过日本研究者的统计为3220个。造塔工程从公元764年开始至公元770年四月完工,完工当年称德女皇驾崩。她在67个月内动用了30多万多人从事这一工作,为此几乎调动了全国的工匠,耗去大量资财,但是却完成了日本印刷史上一个空前的创举²。

  百万塔陀罗尼经咒所刊印的时期,正是中日文化交流最为繁荣的时期。从佛经由大唐传入日本到印刷工艺输入日本,这都是中日文化交流的结果。这其中几个中日文化交流史上的重要人物,都与此本的刊刻有着内在的某种紧密联系。

  从公元697年至707年的文武天皇时期到749至758年的孝谦女皇时期,约五十年间日本派遣了四次遣唐使,这是日本派遣遣唐使最盛的时期。在此之前的遣唐使回国时就携带了大量的佛经。比如735年从大唐回日本的僧人就携带回了5000多卷佛经。孝谦女皇的母亲光明皇后发愿抄写《一切经》等写经事业,就是以遣唐使带回的佛经为底本而开展的。

  公元754年鉴真和尚历时十二载终于成功抵达日本,这对当时的中日关系和文化交流带来了深刻影响。圣武天皇发下圣旨封其为“传灯大法师”,创立戒坛,传授戒律。孝谦女皇即跟从鉴真受菩萨戒,并为鉴真主持兴建的“唐招提寺”御题匾额。

  公元754年跟随鉴真和尚同船返回日本的还有第十一次遣唐使副使吉备真备。吉备真备在唐留学近19年,精通汉文化。孝谦女皇为太子时,吉备真备曾为其讲授《礼记》《汉书》等中国典籍。754年归国后,吉备真备获得自己的学生,复位的孝谦女皇的重用,仕途得志,屡获升迁,官至右大臣,备受信赖。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女皇的愿力——百万塔陀罗尼经溯源

紫外光拍摄下的塔底刻工姓名及编号

  正仓院文书曾记载天平宝字七年(763)五月十六日,由义神师(道镜)奏准将《无垢净光经》自奈良东大寺中提出,道镜取出此经可能就与开雕百万塔陀罗尼经咒一事有关。日本古书《三国传记》称,鉴真在日本主持过三部律典的印刷。虽然此书籍的印刷时间晚于经咒的印行,但鉴真及其随行弟子在日本传授印刷技术知识的可能性决不可否定。日本的印刷史学专家秃氏祐祥博士就曾指出:“从奈良时代至平安时代与中国大陆交通之盛行及中国文化予我国显著影响之事实观之,此陀罗尼之印刷绝非我国独创的事业,不过是模仿中国早已实行的作法而已。”

  公元770年按照称德女皇的敕命,百万塔陀罗尼经咒被分置在京畿地区的十大寺内。时间流逝,岁月漫长,一千多年的时光里,其余九寺所存俱已尽毁,只有日本奈良法隆寺尚有部分保存。时间进入近代,百万塔陀罗尼最重要的一次流入市场,要回溯到明治元年(1868)在日本开始的“废佛毁释”运动。为了巩固以天皇为首的中央政权,政府采取神佛分离、神道国教化的政策,用行政手段在日本各地发动烧毁佛像、经卷、佛具的运动,敕令僧尼还俗,排佛运动极为激烈,当时整个奈良的寺院都陷入绝境,法隆寺在此疾风暴雨之中也举步维艰,难以为继。明治41年(1908),法隆寺向国家申请,希望通过转让百万塔来酬取资金进行维修保全。此事在当时是日本文化界影响最大的事件。筹集资金的目标为3万元日币,计划出让3000基百万塔。由于是历史意义重大的宝物,故规定优先转让给学校,供教育使用。转让的百万塔分为四种,第一类35元,塔身及经文完整,仅限100件。第二类25元,塔身基本完整,九轮有破损,经卷文字完整,部分有破损,限300件。第三类20元,塔身基本完整,九轮有破损,经卷破损,附有复制件,限500件。第四类15元,塔身破损处多,经卷为断片,并附复制件,限500件。

  法隆寺最初的计划是转让3000件,但是到962件时便已筹集到30210元,计划目标提前达成,于是出让遂终止。让出的962件百万塔之中,学校78件,其他机关及个人为884件。

  2017嘉德秋拍此件百万塔陀罗尼附有明治41年(1908)法隆寺转让时出具的让与规定和证书。从证书可知,此件为当时转让分类的第一种,塔身及经文完整,状态良好。

  由于时间久远,印刷年代记载明确,百万塔陀罗尼经咒一直以来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早的印刷品而受到世人的瞩目,并被视为珍宝。纵观其所产生的历史时段,背后所蕴含的丰富的文化信息尤为迷人。其在中日文化交流史、世界印刷史和佛教文化传播史上都占据着极为重要的历史地位。

  参考书目:1、2、《韩国新发现的印本陀罗尼经与中国武周时的雕版印刷》—潘吉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