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ホーム
> 最新情报
> 嘉徳通信
嘉徳通訊第115回 李可染の書道と絵について
2017-11-20

    文 张博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强犟——李可染的书与画

李可染(1907-1989)

九华山歌图

1981年作

水墨纸本 镜心

68.5×91cm

  幸得李可染后人厚爱,将有二十余件李公书画雅品集结成为『强犟—李可染的书和画』专题现身今秋拍场。其中,李公于1981年倾心创作的《九华山歌图》将于本季『大观夜场』中隆重推出。1978年,李可染自九华山写生归来,得稿颇丰,而其艺海生涯中所仅见的数幅以九华山为母题进行的创作,具是以此间皖南写生为基础而画成的。将于『大观』中现身的《九华山歌图》,即前述佳制中之佼佼。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强犟——李可染的书与画

李可染在师牛堂

  中国画后代高出上古者在乾嘉间,向后无多。同光间仅有赵撝叔,再后只有吴缶庐。缶庐之后约二十年,画手如鳞,继缶庐者有李可染。今见可染画多,因多事饶舌,记数言,后五百年必有定论。

  —齐白石

  远未至五百载,数十年后,中国美术便在它的历史坐标中,给李可染的艺术作了清楚的定位。他对于传统的继承,对于西画的萃取,对于写生与创作关系的梳理,对于笔墨的深刻理解和升华,对于光影的成功实践,对于意匠的精辟阐释,对于美术教育的无私贡献……他倾心他爱的祖国河山,他倾力他爱的笔墨丹青。正如郎绍君先生说“李可染犹如一座郁郁葱葱的山峰,这山峰和绵延在民族心理大地上的崇山峻岭一脉相通,却又屹立在现代生活的界面上。”

  白石老人慧眼如炬,但还是不曾预见他这位弟子的宏愿。

  秋日拍场,深谢李可染后人信任与厚爱,将二十四件李可染家珍日久的书与画交付我们。其中,《九华山歌图》将在“大观夜场”中登场,余者二十三件集结成“强犟—李可染的书与画”之专题,将在“近现代书画”专场中与师友诸公见面。见书见画,再忆李可染,秋日大幸之事。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强犟——李可染的书与画  

李可染与齐白石

  李可染的画

  关于写生和创作的关系,李可染的总结是“采一炼十”,亦即在对自然、对生活采撷写生的基础上,开始深入酝酿、消化、升华,如牛反刍,胸中块垒化为笔底烟云,完成由写生到创作的转变。一般来说,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李可染进入写生期,50年代末、60年代初进入创作期,至60年代中期他的山水画创作和教学,逐步形成完整的体系。而事实上,由写生到创作的转换一直贯穿于李可染的艺术生涯中,比如70年代初期的《林区放筏》、1977年创作的《襟江阁》等等,均为“写生→创作”体系中的绝佳代表。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强犟——李可染的书与画

李可染(1907-1989)

牛图

1976年作

水墨纸本 镜心

34×70cm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强犟——李可染的书与画

李可染(1907-1989)

三牛图

水墨纸本 镜心

69×45.5cm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强犟——李可染的书与画

李可染(1907-1989)

行书主席诗句

1979年作

水墨纸本 镜心

81×37.5cm

    1978年,年过古稀的李可染计划到黄山、九华山及三峡写生,结束黄山、九华山之行时身体染恙,归至武汉修养。此次皖南之行,李可染得稿颇丰,此后据其稿而有数幅佳制问世。而其艺海生涯中所仅见的数幅以九华山为母题进行的创作,具是以此间皖南写生为基础而画成的。李可染画成自珍三十六载,得其后人厚爱,将于今秋“大观夜场”中现身的《九华山歌图》,即前述佳制中之佼佼。

  九华山又称陵阳山、九子山,为皖南佛教圣地,其名传说得自李白“昔在九江上,遥望九华峰”之句。唐代道家兴于九华,至宋时佛释于此渐盛,至今亦如。九华北俯长江,南望黄山,绵亘两百余里,主峰九十九,嶙峋盘旭,葱郁茂茏,古时儒士雅客均好流连于此。丁巳时,李可染于此地写天地颜色,存壮景于胸中毫端,归之便有数纸丽色传于后人。

  李可染画“九华山”存着甚罕,民间所见者或速写稿或成作略有一二,至于尺幅均不甚大。而如本幅《九华山歌图》般以近六尺纸面,横铺巍峨万重山,并长题两百余字于其上之作,似为仅见。此件九华长逾两尺,纵近三尺,全图不着色彩,团团墨层层积出深壑高山,左侧山峰及山下直树枝干以李可染独有之光影法处理,以示月光由左射入,应和题中“云含幽兮月添冷,月凝晖兮江漾影”之句。月华映山之景,李可染笔下除此外,亦不多见。

  画幅之上,李可染又具长题二百余字,录刘禹锡《九华山歌》华文。其笔矫矫,于丰厚之中见筋力,结体方而用圆,字势开张大气。其点画圆劲,用墨酣饱,时有飞白,行笔如锥划沙,具有动感,有篆隶之意。通篇给人以沉稳坚定、宽博大度、严肃雄健之感。

  本幅纪年辛酉,可知此为李可染皖南写生三载后,化其所见得稿写成,是其“采一炼十”理论的极佳实践。写景造物无拘无束,墨色纷披,笔走龙蛇,浑厚之极,华滋之极。作品整体画风坚实而不失空灵,用笔力如金刚杵,这是他将魏碑汉隶篆书的书法金石意趣,融入于画面的结果。画中山峰用笔沉着凝重,这种笔墨韵味与他的崇高壮美的风格美学追求相一致。然而,凝重并不呆滞死板,笔下有如龙蛇游走之势,又注重浓淡水墨的相互调和,以逆光法点亮的山崖侧峰、山脚直树,亦使画面如雨水洗刷的天空,空灵动人。

  李可染勤于实地写生,行程数十万里,画稿数百幅,归于静处反复锤炼,又借鉴西方绘画明暗光影处理方法,融合中国传统绘画笔墨技巧,其作意境开阔,笔墨浑厚,气韵灵动,格调厚重质朴,博大沉雄。《九华山歌图》就是李可染以祖国大好河山之胜景作神思的导向,集约脑中存储的诸多映像,意象经营,造景写意而成。画自成时,李可染即自存青葙,后再由家人妥善珍存,忽忽三十六载后,铺开再看,团团墨色、郁郁山松如昨再现,观之怡然。      

  另有李可染写牛两件现身“强犟”专题中。关于画牛的缘由,李可染曾回忆到:“当时我住在重庆金刚坡下家民家里,住房紧邻着牛棚。一头壮大的水牛,天天见面。它白天出去耕地,夜间吃草、喘气、啃蹄、蹭痒,我都听得清清楚楚。记得鲁迅曾把自己比做吃草挤奶的牛,郭沫若写过《水牛赞》。世界上不少有贡献的科学家、艺术家都把自己比作牛。我觉得牛不仅具有终生辛勤劳动鞠躬尽瘁的品质,它的形象也着实可爱,于是以我的邻居作模特,开始用水墨画起牛来了。”

  李可染的牛,从内里说,大约有两类:一为情趣,一有寓意。“强犟”中的五只牛,恰是这两类牛图的典型。

  《牛图》不写背景,只写一大一小两牛,大牛卧歇,小牛立于其后。大牛小牛的组合,温情中又有情趣,李可染以亲切、欢愉的方式,直率地表达了童心、和谐、自然的感情,这种简简单单的美和趣让人目之轻松愉悦,赏心悦目。用句老舍先生的话“我极爱那条几笔抹成的牛”。

  再看《三牛图》,三尺三牛,两卧一立,接衔相连。李可染画牛,除爱其形,更爱其质,爱它的勤勤恳恳,爱它的鞠躬尽瘁。正如本件长题中所言“牛也力大无穷,俯首孺子而不逞强,牵犁挽车,终身劳瘁事农,而不居功,纯良温驯,时亦强犟,形容无华,气宇轩宏。吾爱其形,崇其性,故不厌写之。” 40年代外侮孔急、民族危难之际,李可染正是从牛的勤劳和韧性中体悟到一种精神力量,画牛以寄寓期望民族坚毅勇敢、奋发图强的热望,并以此自励。直至八十年代,牛图仍是李可染喜爱的作画题材。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强犟——李可染的书与画

李可染(1907-1989)

行书毛主席词句

水墨纸本 镜心

81.5×28cm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强犟——李可染的书与画

李可染(1907-1989)

行书“翰墨移情”

丁卯(1987年)作

水墨纸本 镜心

68×34cm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强犟——李可染的书与画

李可染(1907-1989)

行书“西狭颂”

水墨纸本 镜心

66×38cm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强犟——李可染的书与画

李可染(1907-1989)

行书“园丁喜看百花鲜”

水墨纸本 镜心

68×43cm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强犟——李可染的书与画

李可染(1907-1989)

行书陈毅诗

1979年作

水墨纸本 镜心

136×68cm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强犟——李可染的书与画

李可染(1907-1989)

行书《大风歌》

1987年作

水墨纸本 镜心

137×69cm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强犟——李可染的书与画

李可染(1907-1989)

行书刘禹锡诗

1984年作

水墨纸本 镜心

151.5×83cm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强犟——李可染的书与画

李可染(1907-1989)      

行书“滨虹草堂”

丙寅(1986年)作

水墨纸本 镜心

34.5×110cm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强犟——李可染的书与画

李可染(1907-1989)

行书“啸风斋”

壬戌(1982年)作

水墨纸本 镜心

34×104cm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强犟——李可染的书与画

李可染(1907-1989)

行书“有金书画社”

癸亥(1983年)作

水墨纸本 镜心

34×100.5cm

 

  李可染的书

  李可染的书法作品往往比他的绘画更直接、更充分地体现着艺术自身的规律,更自由、更活泼地表达着作者的艺术个性和审美理想。李可染自幼便习学书法,但苦于徐州其时少有见著书家,便跟流行,多写赵字。久写不得其味,却流于柔媚而无骨力。

  中年以后,李可染以极大的毅力纠正自己书写的弊端。他开始写颜字,又写《瘗鹤铭》,其字渐由消瘦转变为丰厚,于丰厚中见筋骨之力。时至“文革”,李可染失去作画的条件,便将精力放在练习书法上,笔耕不辍,写了很多所谓的“酱当体”书法。也正是经过这个时期,他的书法进一步成熟,形成具有鲜明特色的李可染书体。

  李可染的书法作品,一如他的画,看起来随意,实则章法极为严谨。“体庄严而宕以逸气”是对李可染书法的极好注解,“宕以逸气”亦即逸出于法度之外的成分,它使字体灵动而有意趣。他写字,篆隶行草诸般笔意浑然一体。

  如《行书陈毅诗中》类似“青”字的草书结体、类似“且”字的北碑结体与类似“雪”字的篆书结体交叉运用;

  《行书毛主席词句》中以“要”字的草书结体串联其余碑体七字;

  《行书刘禹锡诗》中隶书与行草书笔意的流畅轮转。这种浑然天成的各种书风、书体的无缝衔接,使通篇之章法拥有了完整的起承转合,气脉贯通,自然妥帖,其关键是作者已经把各种书体、书风融汇而成为自己的东西。

  若只看单字,我们发现他的字体结构兼备内聚与外张两种特质,这种特质使他的字既庄重又有一股磅礴的气息。字体偏旁,横、挑、策、啄、劈、刺、挑等笔势常奇斜跌宕,又不失磊落浩然。而竖笔则扎实稳重,便如屋之根骨,支撑起整座华厦的分量。每个字的结体都与整篇章法形成呼应,或重或轻,或仰或偃,均衡非常。

  李松先生概括李可染的书法时说:“从邓石如到康有为,从齐白石到李可染,他们书法艺术审美观念上的一致,也反应了近世审美观念变化的一个主要流向。近世花鸟画的一帜高揭,当代山水画的突兀建树,莫不与此有关。”以此题所示李可染之书法作品来看,此言确不为虚。

  李可染已逝三十载,我们以他“强犟”的书和画,再记再忆他的为人、他的艺品。还是以李可染的话作为结尾吧:“现在我年近八旬,但我从来不能满意自己的作品,我常想,我若能活到一百岁可能就画好了,但又一想二百岁也不行,只可能比现在好一点。‘无涯惟智’,事物发展是无穷无尽、永无涯际,绝对的完美是永远不存在的。”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强犟——李可染的书与画

李可染(1907-1989)

行书“两寺松桧图”

水墨纸本 镜心

34×83cm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强犟——李可染的书与画

李可染(1907-1989)

行书“云龙画屋”

水墨纸本 镜心

34×116cm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强犟——李可染的书与画

李可染(1907-1989)

行书“百寿堂”

水墨纸本 镜心

25×68.5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