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ホーム
> 最新情报
> 嘉徳通信
嘉徳通訊第115回 斉白石「英雄独立」が初めて登場
2017-11-20

    文 沈玮

  白石老人缘情寄物,笔下翎毛花卉无不具有英雄独立、卓尔不群之势,而对气宇轩昂的『鹰』之描绘,无疑寓意最高,往往用来比喻『英主』。综观目前传世的齐白石松鹰图,不难看到,一是尺幅巨大,二是受画者多为位高权重的达官显宦,军政要员,名流耆宿既有北洋时期的总统也有国共两党的领袖,雄鹰如宝刀赠英雄,颇显乘风思奋之心,疾恶如仇之志。此幅《英雄独立》巨帙,竖幅足有三米之长,可推为赠予名望显达之仕,因而也格外用心著意,决非寻常酬应之作可以比拟。

  白石老人缘情寄物,笔下翎毛花卉无不具有英雄独立、卓尔不群之势,而对气宇轩昂的“鹰”之描绘,无疑寓意最高,往往用来比喻“英主”。综观目前传世的齐白石松鹰图,不难看到,一是尺幅巨大,二是受画者多为位高权重的达官显宦,军政要员,名流耆宿既有北洋时期的总统也有国共两党的领袖,雄鹰如宝刀赠英雄,颇显乘风思奋之心,疾恶如仇之志。此幅《英雄独立》巨帙,高逾三米,仰望如闻风雷,“力拔山兮气盖世”,为齐白石相赠开国元勋倾心力作,用情著意,不同凡响。

  鹰之题材付诸画章,宋代之时尚且作为一种猛禽图像,自蒙元以来构成狩猎文化之符号,蕴含着统治者讲求武备之深意,至明代由于鹰之发音同“英雄”之“英”因此往往象征着充满智慧和勇气的帝国领导者。至民国,画家绘鹰亦多取振奋民族精神之意,以表征其强国意志。

  1935年春,国立北平艺专举办教师作品展览会,身为兼职教员的齐白石以150厘米纵幅之《松鹰图》参展,被列入永远陈列。齐白石在其画作上录杜甫五言律诗《画鹰》:“素练霜风起,苍鹰画作殊。耸身思狡兔,侧目似愁胡。绦镟光堪摘,轩楹势可呼。何当击凡鸟,毛血洒平芜。”这首诗写于杜甫读书游历时期,时诗人正当年少,富有积极进取之心。希望画鹰能够变成真鹰,奋飞碧霄去搏击凡鸟,抒发自己的致远的雄心和疾恶如仇的激情。

  后来叶嘉莹先生曾有通俗生动之评语:这个画家画的鹰真是与众不同。他画成什么样子呢?是“耸身思狡兔”。老鹰要去扑一只兔子的时候把两个翅膀也端起来,那是一种马上要有所动作的姿态?然后它“侧目”,还“似愁胡”。这杜甫真的是妙,他说你要从旁边看这只鹰的眼睛,它是凹进去的,眼眶上边的骨头很高,很像胡人的眼睛:因为外国人的眼骨一般比较高,眼睛凹进去,就有点像皱眉的样子,所以说似愁胡。然后他说“绦镟光堪摘”。“绦”就是丝绦,这只鹰是人家所养的鹰,所以是用一根丝绦把脚绑起来的。这丝绦绑在什么地方呢?“镟”是一根铜柱子,这个老鹰就被一根丝绦绑在一根铜柱子上。而那闪亮的铜柱是“光堪摘”。这画家画的真是好,那丝绦的颜色,那铜柱反射的光影,都被他画得像真的一样,使你觉得都可以过去把这只鹰解下来。这是极言画家画得逼真。“轩楹势可呼”是说如果把这张画挂在窗前,那姿态让你觉得好像你一叫它,画上的鹰就会从那里飞下来。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英雄独立》巨帙

齐白石(1864-1957)

英雄独立

立轴 设色纸本

316×70cm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英雄独立》巨帙

为曹锟制“布衣齐璜”款巨制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英雄独立》巨帙

中央美院藏齐白石《松鹰图》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英雄独立》巨帙

北京画院藏齐白石《蝴蝶花图》

  明赞画家所绘鹰形貌毕肖生动逼真,又喻示雄鹰不肯趋炎附势傲世独立之形象,并借此以况赠画之人。齐白石生逢由清入民离乱时代,颠沛流离备受砥砺,家乡匪患不断,逃难生活往往风餐露宿,及至“故乡无此好天恩”的北平落脚,逐渐安居乐业,不无时常吟诗“感谢”这难能可贵的和平。而民族危亡江河残破之时,素有湖湘人刚正性格的齐白石还有报效江山社稷之宏愿,他的鹰所指向的高尚的节操,不仅是自守自秉之处世畛域,更是歌颂正直不屈、有勇武精神之对象,映射出受赠人人格的坚忍不拔、气壮山河、巍巍于天地的精神。“何当击凡鸟,毛血洒平芜”,这是何等气吞山河之势。

  此幅《英雄独立》中,雄伟的巨石贯穿全画,寓意高拔坚固,亦有祝寿之意,体现力量与刚健,线条粗放刚强,以篆书笔法徐徐抹出,显示出墨分五色、层次多样之美。上端一只雄鹰傲然独立,目光炯炯,坚毅而又沧桑,似在沉思,又似是睥睨苍茫大地。以深浅不同的赭石润笔,水墨点写之,表现出背部羽毛蓬松丰满的质感,尽显苍劲雄健之感。鹰喙、鹰爪以焦墨勾勒,弯曲的趾爪十分有力。略施花青,更显坚硬锐利。下端以紫鸢稳定结构。紫鸢就是鸢尾花,花形似翩翩起舞的蝴蝶,十分靓丽,往往借以赞赏对方的高贵典雅,寓意爱慕与吉祥。花叶用水墨勾线、淡蓝晕染,构图上疏密有致,有风雅飘逸的高洁之气与富贵之象。整幅气势恢宏,端正厚实,墨气苍润,拙中见巧。

  在北京画院藏画鹰小稿上,齐白石有记“尾毛九数”、“后腿宜长三分”、“爪上横纹极细”等对画鹰技法之注述。有别于其他画家表现雄鹰翱翔之态,齐白石尤擅表现静立耸肩之雄鹰,这不得不说来自于林良、八大的影响。林良尤喜画鹰,有《双鹰图》、《古木苍鹰图》等传世。猛禽枯木的题材与雄强劲逸的笔墨相融合雅,给人以震撼的审美冲击力,他的鹰不仅法度严谨,而且神态各异,具有感情交流。八大山人多有对林良技法的参照。齐白石的鹰也是引而鉴之,虽静犹动,神态孤傲、清峻,画面充满力量感。

  画上款署“布衣齐璜”。齐白石初至北平,靠卖画谋生。1921年应好友夏午诒之邀到保定小住。辛亥革命后,夏午诒先后为端方、袁世凯、曹锟幕僚,时任曹锟秘书长。这一时期,齐白石认识许多驰骋疆场的军政界要员,为“仲珊使帅”曹锟所作犹多,计有大幅山水《白云生处》,水墨画《墨龙图》、工笔草虫册《广豳风图》等,均落款署“布衣齐璜”。对比《英雄独立》之款署,亦与此时相同。这或是齐白石面对如此尊贵的顾主,彬彬有礼、落落大方之处。一介布衣鬻字画以为生计,不卑不亢,谦逊而平实,俯仰于天地之间。

  逢齐翁离世甲子纪念之际,中国嘉德有幸得重要私人密藏之巨迹,雄风再显于世,亦是对大师最深切的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