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嘉德通讯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红色缂丝柿蒂窠云龙 金寿字纹衣料
2017-11-21

  文 严勇(故宫博物院研究员)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红色缂丝柿蒂窠云龙 金寿字纹衣料

明晚期 红色缂丝柿蒂窠云龙

金寿字纹衣料

H: 132cm, W: 136cm

  明成化年间(1465-1487 年),缂丝的生产更趋繁盛,以苏州出产者为上品。此件缂丝衣料在红色丝地上,以多种彩色丝线、金线和孔雀羽线缂织纹样,衣料上的龙纹、云纹和寿字等纹样的形态和神韵呈现出明代同类纹样的典型时代特征,缂丝工艺技法也具有明代缂丝的典型特点。

  此件缂丝衣料在红色丝地上,以多种彩色丝线、金线和孔雀羽线缂织纹样,整件衣料的中心图案是由云龙纹、海水江崖纹、灵芝和松叶等纹填充而构成的大幅柿蒂窠纹。柿蒂窠外,满布灵芝托金寿字和仙鹤衔筹纹样。窠,是在丝绸纹样中对主题纹样的外轮廓的称谓。这件缂丝衣料主题纹样的外轮廓呈柿蒂形,故称柿蒂窠。

  柿蒂窠内满缂金地,上下左右四个方向各饰体型较大的正龙一条。四条正龙的头顶各饰一蓝色字,其中一字已脱落,剩余三字分别为“圣”、“寿”、“无”。推测已脱落字应为“疆”、从而组合成“圣寿无疆”,当是为皇帝祝寿之语。

  正龙四周,饰体型相对较小的行龙十数条,正龙身上还缠有三条小龙,此式纹样在中国古代丝绸纹样中甚为少见,应有子孙绕膝满堂之吉祥寓意。龙纹之间,穿插饰有云纹及象征延年益寿的灵芝和松叶等吉祥纹样。

  柿蒂窠外,大红色丝地上,满饰灵芝托金寿字纹和仙鹤衔筹纹。其中,仙鹤衔筹,是略去海上华屋(瑶台)的简化式的海屋添筹纹。完整的海屋添筹纹,当为仙鹤衔筹向海上华屋(瑶台)飞去,屋内有一“贮寿瓶”,相传仙鹤衔一筹入瓶,可多活千年。海屋添筹之典故,出自宋代苏轼《东波志林》,相传有三个老人相遇,互相询问年岁,一人曰:“吾年不可记,但忆少年时与盘古有旧”;一人曰:“海水变桑田,吾辄下一筹,尔来吾筹已经装满十间屋”;一人曰:“吾所食蟠桃,弃其核于昆仑山下,今已与昆仑山齐矣”。传说一筹代表千岁。后来人们常在祝寿礼物上饰海屋添筹图案,或祝寿多用“海屋添筹”为颂词。在此处,海屋添筹纹再配以灵芝托金寿字纹,构思设计巧妙,相得益彰,纹样组合十分贴切地表现了“寿”的内涵,使寿上加寿的祝寿寓意倍加浓厚。

  缂织技法上,衣料所有纹样皆为缂织而成,无一处着笔,细致精巧。以平缂为主,云纹用长短戗,海水浪花处使用了木梳戗和长短戗,灵芝使用了红、黄合色线,以增强其质感。正龙纹的脸部、鳞片和掌心等部位,均使用了孔雀羽线缂织。这种工艺是将孔雀翎毛上的羽绒一根一根地与丝绒拈合而成,如此织出来的花纹金翠耀眼,几不褪色。定陵出土的明万历皇帝的缂丝龙袍即采用了孔雀羽来缂织龙纹,使龙袍更显华贵。柿蒂窠内为满缂金地,柿蒂窠外的全部寿字纹也均以金线缂织,共同烘托出金碧辉煌的装饰效果,亦使缂品倍显奢华尊贵。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红色缂丝柿蒂窠云龙 金寿字纹衣料

  缂织技法于细节处的处理也十分精巧和富于变化。如衣料上的龙纹、仙鹤纹和灵芝纹数量众多,但用色并不完全一致,而是多色并用,富于变化。如柿蒂窠内的小龙,以鳞片颜色分,有红色、蓝色、绿色和浅褐色。柿蒂窠外的仙鹤,以鹤翅的羽毛间分界线的颜色分,使用了绿、蓝、驼黄、浅褐四色。仙鹤所衔之筹,也有蓝、绿、黄、褐四色,甚至缠筹的丝带,也有蓝、绿、黄等色。托寿的灵芝,也色彩各异,有蓝色、粉红色、浅绿色和驼黄色四色。这样的配色处理,避免了色彩装饰上的单一雷同,使得纹样更加自然灵活,生动形象,图案更为丰满和富有装饰效果。这也反映出织制者在设计上的独具匠心,以及其缂织技艺的高超和对工艺水准精益求精的极致追求。

  考察明代缂丝的发展,由于明初朝廷力倡节俭,反对奢侈,鉴于元代缂丝过于繁缛,从而规定缂丝除用于敕制和诰命外,不许用作各类衣物,故缂丝产量甚少。宣德(1426-1435年)以后禁令渐弛,织造日多,并重新摹缂名人书画。《纂组英华》记载:“南匠北来效技呈能,制作之精不亚宣和。”至成化年间(1465-1487年),缂丝的生产更趋繁盛,主要产于苏州、南京,尤以苏州出产者为上品。这件衣料上的龙纹、云纹和寿字等纹样的形态和神韵呈现出明代同类纹样的典型时代特征,缂丝工艺技法也具有明代缂丝的典型特点。再综合考察其用料高级奢华,缂织技艺娴熟精湛,故这件衣料更为确切的年代断定,当为缂丝技艺相对更为成熟繁盛的成化或成化之后的明代晚期。

  再考察明代丝绸服装的用料,大致可分为匹料和织成料两种。匹料是供一般裁剪使用的普通匹头料,其应用一般不受服装形制的制约。织成料是指按照服装的款式设计织制的衣服料,它直接决定着服装的形制,只要按照服料上已织出的裁缝暗线边标记来进行裁剪缝接,就能做成成衣。这件缂丝衣料即是后者。在有明一代,以这种柿蒂窠织成服装的穿用者身份等级尊贵,这些人的身份通常为位于权力等级金字塔最顶端的皇帝、皇亲国戚、公卿和权臣等。

  从这件缂丝衣料大量使用奢华的金线和孔雀羽线,饰有等级至尊的数量众多的龙纹和“圣寿无疆”祝寿语,使用柿蒂窠织成纹样,纹样华丽精美、吉祥寓意内涵丰富,以及缂丝技艺的娴熟精湛等多项因素推断,此件缂丝是为明代晚期某位皇帝祝寿而精心织制的御用衣料,其高超精湛的缂织技艺,也堪称明代缂丝工艺杰出的代表之作。

  明代距今已有四百年之遥,由于时光久远及残酷的兵燹战争及改朝易代等诸多原因,明代留存至今的丝织品已非常少量,且多为考古发掘出土,传世的丝织衣物中,相对而言,妆花品种的织物所占比例更大,缂丝则十分稀见。这件缂丝衣料,保存基本完好,色彩鲜丽,纹样精美,内涵丰富,缂工精湛,使用者身份等级至尊,对研究明代的丝织技艺发展,相关服饰制度及当时的社会思想文化等,都具有重要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