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嘉德通讯
嘉德通讯116期·封面故事 金陵风骨
2017-12-19

  文 刘洪乾

  The "Evergreen Pine and Cypress" is a materpiece that was made during the most mature period of Qian Songyan's 83 years senior syle of art. In addition, this work was a present to his best friend who appreciated his art very much, which involved the profound their friendship for decades. Therefore, the value and artistic level of this work are self-evident.

嘉德通讯116期·封面故事 金陵风骨

钱松(1899-1985)

松柏长青

纸本立轴

47×33cm

此《松柏常青》为钱松喦八十三岁高龄艺术风格最为成熟时期的作品,加之赠送给对其艺术极为欣赏的知己好友,画家与友人数十年眷眷之情溢于笔端,作品价值及艺术水平自不言而喻。

 

  南京古称“金陵”,自古以来就是一座崇文重教的城市,有“天下文枢”、“东南第一学”的美誉,明清时期中国一半以上的状元均出自南京江南贡院,足以彰显其文化底蕴之深厚。民国时期,尤其是国民政府定都南京的十年期间,更是对南京城进行大规模的首都建设,为南京的文化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末三十年代初,吕凤子、徐悲鸿、张大千、颜文 、陈之佛、吕斯百、潘玉良、高剑父、庞薰 等画坛名流都曾云集南京,逐渐形成以南京为中心的新的艺术阵地,为新金陵画派的形成创造了条件。

  新中国成立之初,党和政府高度重视对中华民族书画艺术优秀传统的继承和弘扬,1956年,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届全国委员会上周恩来总理提出创建国画院的建议,根据这次会议精神,江苏省国画院1957年开始筹建,并于1960年正式成立,是继北京画院和上海画院之后全国最早成立的三大画院之一。创院之初,傅抱石为首任院长,钱松喦、亚明任副院长,集中了当时江苏省国画界的精英画家。画院坚持贯彻党的“两为”与“双百”方针,走“师造化”之路,以创造与时代同步的中国画作品为宗旨。1960年秋,傅抱石院长便组织了13位画家组成“江苏国画工作团”进行为期三个月的二万三千里旅行写生,相继走访了河南、陕西、四川、湖北、湖南、广东六个省的十几个大中城市,瞻仰了革命圣地,参观了祖国建设成就,游览了风光名胜,让这些看惯于“草长莺飞”的江南画家得以“开眼界,扩胸襟,长知识”,并能和兄弟省市画家们切磋学习,创作了一批适应新时代的精品力作。

  这些作品于1961年5月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山河新貌写生作品展”,获得了空前的成功,好评如潮,被誉为“巧妙地运用了传统的笔墨,表现了祖国的大好河山。而且还突破了旧笔墨的束缚,在传统的基础上创造新笔墨”,由此奠定了江苏省国画院在全国的重要地位,影响了当时中国画的发展,称之为“新金陵画派”。傅抱石的《待细把江山图画》、《西陵峡》、《枣园》,钱松喦的《红岩》、《常熟田》,以及亚明、宋文治、魏紫熙等画家的一些作品都成为一代佳构。大致同时期,以“金陵四老”胡小石、林散之、萧娴、高二适为代表的一批书法家,从传统书法发展到碑帖融合、各擅其能,实现了书法艺术的创新发展。特别是林散之使中国草书艺术柳暗花明,发展进入到新时期,因此被誉为一代“草圣”。

  作为建国初期最早的三大画院之一,江苏省国画院建院之初就聚集了一批中国画名家能手,奠定了画院的高规格定位。以傅抱石为旗手,钱松喦、宋文治、亚明、魏紫熙、陈大羽、胡小石、林散之、费新我、高二适、武中奇都曾供职于此,他们各擅其能,对中国画和书法都有独到的创新,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和风格面貌,为新金陵画派的发展壮大做出了巨大贡献。傅抱石翁郁淋漓,钱松喦浑莽古拙,宋文治意境奇灵,亚明恬淡野逸,魏紫熙苍劲浑厚,陈大羽老辣雄健,胡小石沉雄豪迈,林散之飘逸天成,费新我古拙朴厚,高二适梗倔脱尘,武中奇浑厚遒劲。画家们名誉其时,深得党和国家领导人赏识,时常受邀至北京作画,承担了大量为人民大会堂、中国政协礼堂、外交部、北京饭店等国家重要场馆绘制大型作品的任务,作品时常作为外交国礼馈赠各国政要,人民大会堂耳熟能详的经典之作《江山如此多娇》即创作于这一时期。

  钱松喦是继傅抱石之后第二任江苏省国画院院长,也是1977年画院恢复后的首任院长,亚明、宋文治、武中奇任副院长。其艺术经历亦是新金陵画派和画家发展的典型缩影。钱松喦自幼学习诗书画,早年深研石溪、石涛,具有深厚的古代文学修养和传统绘画功力,三十岁时已为无锡美术专科学校国文和山水画教授。建国后,功力深厚的钱松喦仍未跳出石溪、石涛的笔墨,文人画习尚浓,他和大多数画家一样,同样面对着怎么样才能用传统的笔墨更好的表达新时代的新事物的问题。为此,六十岁以后的钱松喦开始壮游祖国山川,继与傅抱石一起组织的两万三千里旅行写生之后,钱松喦继续秉承“师法造化”、反映时代的良好传统,70余岁高龄仍胸怀满腔创作热情组织画家赴湖南等革命圣地写生,身体力行艺术必须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努力探索中国民族传统绘画形式与反映现实生活相结合的道路,用笔墨真诚地歌颂新的时代,主动地深入生活。

嘉德通讯116期·封面故事 金陵风骨

《松柏常青》整幅画面用浑厚古拙之“颤笔”画一松树,树干姿态盘虬、鳞皮斑驳,松针劲挺、郁勃深厚,顶天立地占据了整幅画面。

 

  多次旅行写生,丰富的生活积累,加上对山水画艺术规律创造性的运用,促使钱松喦创作出一批思想性和艺术性协调统一的作品。晚年的钱松喦对山水画反思后认为,艺术作品应是“美的形式、善的内容、真的生活基础上的统一与结合,让艺术本身的语言表达出来,由人自己去感于物、动于衷,潜移默化,不知不觉地把思想感情导向积极、健康、光明、乐观。”其晚年创作也更多注重作品的内在意蕴,力求从个别的风光描述进而到更具普遍意义的、历史的、本质的表现。华君武曾撰写评论文章,认为钱松喦基本上解决了中国传统山水画如何反映社会主义时代精神的问题。创造了具有社会主义时代特征的,有中国气派和民族风格并具鲜明个性的新山水画。由于他和傅抱石等江苏画家的共同努力,奋力探索中国山水画创新的道路,冲破了三百年来泥古风气的束缚,开创出江苏山水画的新风貌。

  《松柏长青》上款题为钟英、鲁光俩同志指正,系钱松喦为原江苏省文化局局长李钟英和原江苏省新闻出版局局长鲁光夫妇所作。时两夫妇作为江苏省文化界领导,对江苏省国画院的工作开展给予了大力的支持和关照,与文化界人士交往密切并多有眷顾。钱松喦曾多次赠与两位挚友精彩之作,美术界几乎尽人皆知,传颂一时的钱松喦代表性作品《红岩》亦是六十年代为钟英、鲁光俩同志所作。此《松柏常青》为钱松喦八十三岁高龄艺术风格最为成熟时期的作品,加之赠送给对其艺术极为欣赏的知己好友,画家与友人数十年眷眷之情溢于笔端,作品价值及艺术水平自不言而喻。整幅画面用浑厚古拙之“颤笔”画一松树,树干姿态盘虬、鳞皮斑驳,松针劲挺、郁勃深厚,顶天立地占据了整幅画面。既寓意画家与好友真情万古长青,更借助松树那不畏严寒、不屈不饶、蓬勃生长的君子风仪,歌颂革命者坚忍不拔的品质和新时期社会主义建设蓬勃的生命力,饱藏着画家炽热的爱国热情。这种以松为主体来烘托话题,从而塑造形象,抒发感情的独松画法,被后人称之为“一树成图”,是画家用传统的笔墨反映新时代的新风貌的创新。

  可以说,江苏省国画院成立之初就处于一个变革的时期,现实生活的滚滚浪潮不断对艺术的形式和内容提出新的挑战,他以海纳百川、兼容并包的胸怀吸纳了众多优秀艺术家,艺术家们在表现形式上虽各具特色甚至大相径庭,但他们为时代而倾情创作,为艺术而鞠躬尽瘁的决心和行动却殊途同归。其珍贵的价值不仅仅局限于他所留下来的经典作品和独具创新意义的绘画观点,更在于他传承下来的“其命惟新”的精神——笔墨当随时代、与时俱进的创新传统以及这种传统对当下中国画创作的指导意义。正是这种优秀传统,把以写生带动传统国画推陈出新的运动推向了一个新的美术史高潮,让同代和后世画家追摹研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