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嘉德通讯
嘉德通讯124期·精彩专题 凝神昵古得古意─雍正官窑茶叶末茶壶赏析
2019-03-06

嘉德通讯124期·精彩专题 凝神昵古得古意─雍正官窑茶叶末茶壶赏析

 

  今日国人熟悉之茶事由明太祖而起。为减轻茶户劳役,洪武二十四年九月十六日,朱元璋下诏:“岁贡上供茶,罢造龙团,听茶户惟采芽茶以进”从此散茶大行其道。宋以来流行的团茶制作极耗工费时,“龙凤团茶”尤甚,朱元璋废团茶而兴叶茶本是安政抚民之举,却直接带动茶事与茶器的连锁反应。而“今人惟取初萌之精者,汲泉置鼎,一瀹便啜,遂开千古茗饮之宗。”即是行至今日的“瀹饮法”(或称“撮泡法”、冲泡法)。随着散茶瀹饮的普及,“投茶于壶煎煮之”的壶泡法,和“撮细茗入茶瓯,以沸汤点之”的撮泡法成为明清时期的饮茶风尚,而唐宋茶具中的碾、磨、罗、筅、汤瓶等茶具由于茶事的简化废弃不用。从此茶具的主角便成了茶壶与茶杯。

 

嘉德通讯124期·精彩专题 凝神昵古得古意─雍正官窑茶叶末茶壶赏析

图1 陈洪绶《品茶图》

 

  明代以茶事为主题的绘画中,常见茶壶与茶杯的配套使用。茶壶的功能可分为煮水和泡茶。陈洪绶《品茶图》(图1)与唐寅《事茗图》(图2)中的提梁式茶壶为泡茶而用,仇英《松溪论画图》(图3)中的壶为煮水之用砂壶。由于壶泡法简便实用,天下无贵贱通用之。景德镇御窑厂为明清皇家都曾烧制此类茶壶。它们或色重艳丽,稳重古雅,实用美观,或绘工精细,花饰繁复,具有皇家气派。不过雍正皇帝的茶事,却如同一股清流,遥遥与明末古雅的审美相接,于王权的鼎盛繁荣之中呈现一番典雅优美之情趣,实在古拙可爱,返璞归真。

 

嘉德通讯124期·精彩专题 凝神昵古得古意─雍正官窑茶叶末茶壶赏析

图2 唐寅《事茗图》

嘉德通讯124期·精彩专题 凝神昵古得古意─雍正官窑茶叶末茶壶赏析

图3 仇英《松溪论画图》

 

  此件雍正官窑茶叶末茶壶便是雍正朝古雅茶事追求之典范。此壶宽圆直口,壶身低矮呈短圆形身,壶流微曲,弓形执手,浑圆顺滑。平底圈足,瓶盖有圆顶纽盖。造型大器端庄、古拙内敛。器内、外底、盖内满施黄绿色茶叶末釉,釉面略有针孔棕眼。器物口沿,如流口、壶口之处,以及壶盖边沿釉薄之处隐约可见棕黄色,如一圈铜色边线,自然流畅。通体茶叶末色微微偏绿,似一杯绿茶中泛起点点茶末,又如暗绿色底釉中闪耀着星星点点,质朴深沈、质地细腻,具有耐人寻味之深邃的美感,正与此釉名相和。器底刻“雍正年制”四字篆书款。字体深刻入胎骨,颇有金石之气,款中釉面似隐约露出胎色,与款识之美相互呼应。

  所谓茶叶末者,是我国古代铁结晶釉中重要的品种之一,属高温黄釉,经高温还原焰在铁系色釉中结成细小晶体而成,其结晶俨如茶末故名。釉色古朴清丽,耐人寻味,清末寂园叟《陶雅》赞曰:“茶叶末,黄杂绿色,娇嫩而不俗,艳于花,美如玉,最美目。”

  茶叶末釉始烧于唐代,当时耀州窑曾大量烧制,唐宋时期,山西浑源窑和北方地区一些烧黑釉的窑场也有烧制,本是民间日用器常用的釉色。其色粗狂豪放,不拘一格。而到清代雍正时期,景德镇御窑在著名的督陶官唐英的主持下创制出的茶叶末釉呈现出一种清雅滋润、细腻古朴的美感,而脱离了粗糙的乡土气息,一跃成为景德镇官窑名贵的色釉品种。因此许之衡在《饮流斋说瓷》中才说:“茶叶末导源最古……或偏于黄,或偏于绿;纯正者如将茶叶研成细末调于釉中,其色古雅幽穆,足当清供焉”。正是由于唐英的贡献,这种釉色在清代实被称为厂官釉。 唐英的《陶成记事碑记》中记载厂官釉有三种:鳝鱼黄、蛇皮绿、黄斑点,这些不同的色泽是由于烧造原料,工艺细节差异派生出的色差。而在釉中奇妙地分布在釉层表面的茶叶细末并非人工点撒,这些均匀地布满形似茶末的针、片状结晶体是在烧制过程中自动从釉中析出的晶体。茶叶末釉的美感来源于这些晶体色泽、形状、排布的均匀细密,与釉色相互映衬烘托两相得宜。但是想要达到这种和谐在工艺上实际有很大的难度,而坯土差异、釉料组成、烧成气氛、升降温方式、烧成温度等种种组成的复杂性、多样的变化性又给茶叶末釉增添了丰富多变的色泽效果。

  检视迄今各大博物馆中雍正官窑茶叶末釉茶壶,能与此壶媲美的仅有两件。一件是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清宫旧藏(图4),另一件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图5)。三件茶壶造型一致,皆为矮扁造型,造型敦实朴拙,端庄大方。壶钮正处于壶流和执手最高点的中点处,比例均匀合宜,颇有谦谦君子之风范。但与两个故宫藏品比较,此件釉面更为均匀完美。北京故宫所藏,于壶流嘴部的釉由于温度略高而形成了脱口,隐约露出深褐色,肩部也略显得釉面薄脱;而台北故宫所藏,不仅壶流处也有些微脱口的现象,执手处还有露白。这些器物与此壶相比工艺虽然略有微瑕,但仍然是供御皇帝的精品,也可见一件完美的茶叶末釉制品实在难得。而这正是此器的可贵之处,此件雍正茶叶末釉茶壶,底色墨绿,茶叶末结晶,绿中微黄,整体色泽更有青翠之感。釉色均匀,未有任何脱口之像,而口部边沿以及凸棱之处恰当好处的呈现铁褐色边线,犹如图案的勾边,更凸显了此壶的线条之美。可见制此器时各项条件皆掌握得十分适宜,使得釉面才能够完美地呈现,此非人力所强求,其成可为天意矣。

 

嘉德通讯124期·精彩专题 凝神昵古得古意─雍正官窑茶叶末茶壶赏析

图4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雍正官窑茶叶末釉茶壶

嘉德通讯124期·精彩专题 凝神昵古得古意─雍正官窑茶叶末茶壶赏析

图5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雍正官窑茶叶末釉茶壶

 

  雍正官窑茶叶末釉的水平与雍正皇帝的审美有直接关系。雍正皇帝的审美之高雅,在清三代瓷器中有十分明显的体现。他所要求的御窑制品都离不开一个“雅”字,有的文雅脱俗,有的幽雅含蓄,有的高雅气派,有的典雅精细。雍正官窑的器物的雅致,在器物的设计、挑选材料、制作过程、装饰主题、颜色搭配、器物造型等细微之处皆有苛刻的要求。他甚至亲自审定御批,形成了所谓“内庭恭造之式”。 雍正五年闰三月初三日,雍正皇帝御批:“朕从前着做过的活计等项,尔等都该存留式样,若不存留式样,恐其日后再做便不得其原样。朕看从前造办处所造的活计好的虽少,还是内庭恭造式样。近来虽其巧妙,大有外造之气。尔等再做时不要失其内庭恭造之式。”这“内庭恭造之式”除了制作上的精益求精之外,在器物意境上的追求便是高雅脱俗,这种情趣追求实际上与晚明以来的茶器审美观是一脉相承的。纵观明代文人诉诸笔端的对雅器的追求,如文震亨的《长物志》、高濂的《遵生八笺》,都及其详尽的描述器物的用材、装饰、甚至尺寸,这些标准将镜中花水中月般的所谓「雅致”构成了一个个具体的实像,树立一代雅士之风范。

  而此器之雅,雅在其色、其形。釉色温润而无贼光,暗绿的底色上闪出黄褐色细点,古朴清丽,意味悠长。结晶细腻而均匀,犹如在一杯抹茶中轻轻筛下茶末,未曾饮茶先得茶香。其形壶口宽大,便于投入散茶,肩部圆润,腹部微收,底足略大于口沿,颇有古朴沉着之风,虽非古器之形,但得古器之神韵。而于细部精微之处更见雍正官窑之臻美,圈足部位修整成滚圆的“泥鳅背”,细腻精巧;造型尺寸,一手盈盈,所谓“小则香气氤氲,大则易于散漫”正是品茶的绝佳分寸。“古雅幽穆”于此壶极是传神的表达。

  所谓“凝神昵古得古意”的名壶,其实并非只见时大彬等紫砂名手之作,雍正皇帝所倾心的御窑茶叶末釉茶壶不仅得此神韵,更将皇家气度隐藏于严谨的匠造之中,拂去奇巧雕琢,沈淀出文人古拙淡远,澄怀味象于一壶之中,这可能就是四爷所畅游的壶中天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