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嘉德通讯
嘉德通讯126期· 拍场撷珍 闲谈扇面书画
2019-06-13

  撰文|刘锦锦

 

嘉德通讯125期· 拍场撷珍 闲谈扇面书画

王云、罗振玉(1891-1938)、(1866-1940)

秋花黄鹂、小楷

纸本 成扇

 

  扇,其本意,东汉许慎《说文解字》释为:“扉也。从户羽。”按《礼记集解》:“是月也,耕着少舍,乃修阖、扇,寝、庙毕备。”郑玄曰:“舍犹止也。因耕事少间而治门户也。用木曰阖,用竹苇曰扇。”意即用木做的门称“阖”,用竹苇编的门称“扇”。

  西汉《淮南子·精神》载:“知冬日之箑,夏日之裘,无用于己,则万物之变为尘埃矣。”西汉高诱注:“箑,扇也,楚人谓扇为箑。”东汉《论衡·是应》则有“人夏月操箑,须手摇之,然后生风。”可见,此时,“扇”的含义已经由门扇变为可以握在手中的扇子之意。

  随着漫长的历史岁月,扇子也经历了不断的演变、创新与发展。到了明清时期,折扇开始流行起来。折扇,又称“折叠扇”、“聚骨扇”、“聚头扇”、“撒扇”等。起源于日本,据说日本人是受到蝙蝠双翼的启发而发明了折扇。对此,明人郑舜功《日本一鉴》记载说:“倭初无扇,因见蝙蝠之形,始作扇,称蝙蝠扇。”

  又明刘元卿《贤奕编》亦云:“闻撒扇始于永乐中,因朝鲜国进撒扇,上喜其卷舒之便,命工如式为之。南方女人皆用团扇,惟妓女用撒扇。近年良家女妇亦有用撒扇者。”可见,折扇在明永乐年间开始受到帝王的青睐,下令大量仿制以备宫廷所需,从而广为接受和流行。

  清代,折扇依然盛行不衰,江浙地区是重要的制扇中心,名工荟萃。杭州曾有座“扇业祖师殿”,据扇业会馆碑文记载,它重建于光绪十四年,碑上勒名捐助者共139户,殿中神位牌上供奉的扇业先辈老艺人达462人。可见其时名匠辈出,折扇的产销定然极为兴旺。

 

嘉德通讯125期· 拍场撷珍 闲谈扇面书画

丁辅之、黄太玄(1879-1949)、(民国)

大利图、临书谱

纸本 成扇 

 

  中国的文人骚客素喜挥毫翰墨,展现才情。扇子,尤其是折扇,作为书画艺术的载体之一,以其独特的艺术形式为人们所喜爱。历代文人墨客、丹青妙手皆喜于扇面上题诗作画,使得扇面书画艺术蓬勃发展。扇面虽幅不盈尺,但描绘的题材非常丰富,风格多样,梅兰竹菊、花鸟虫鱼、金碧山水、仕女童趣等千姿百态,无不表现得从容自适,体现出自然界的律动和美妙,涌动着生机和力量。

  由于扇面书画的高度艺术性和时尚性,藏扇在古代便是一种风雅之事。乾隆皇帝曾特命画家张若霭把宫中收藏的名扇两篋共300把编目列序,题名为《烟云宝笈》出版。老舍生前也喜欢收藏扇子,他收藏的大多是戏剧名伶书画扇,包括梅兰芳、俞振飞、程砚秋、王瑶卿等人的作品,共有一百多把。“补白大王”郑逸梅爱扇成癖,视扇面为“书画皆绝的珍品”,收藏之好历经数十年而不弃。

 

嘉德通讯125期· 拍场撷珍 闲谈扇面书画

王同愈、陈燮龙(1885-1941)、(清) 

湖山清光、小楷七言诗

纸本 成扇

嘉德通讯125期· 拍场撷珍 闲谈扇面书画

古铜印蜕十八枚并释文

纸本 成扇

 

  本期《中国近现代及当代书画》专场特辟扇面书画版块,收录成扇、折扇一百余件。其中既有原中央美院教授兼图书馆馆长常任侠先生旧藏多幅扇面,又有仁妙轩主人友情提供的二十多把成扇,还有不少“同一上款”的作品,量丰而质佳。

  常任侠先生作为我国著名的美术史家,数十载间所藏佳品,山水、花鸟、人物无所不包。其所蓄无论丹青,亦或墨韵,无论其时大家,亦或古代贤者,无论艺坛名流,亦或学界名宿,俱珍宝惜藏。而仁妙轩主人与中国嘉德之缘由来已久,曾在2014 年、2016 年多次举办“仁妙轩藏珍”、“仁妙轩藏中国书法集珍”、“玲珑集—仁妙轩藏册”私人珍藏专场,均取得不俗战绩。

 

嘉德通讯125期· 拍场撷珍 闲谈扇面书画

冯超然、宝熙(1882-1954)、(?-1930) 

听松、小楷

纸本 成扇

 

  静心欣赏此中的把把成扇,爱扇骨者,能够欣赏到其竹材的自然天趣;爱扇艺者,必赞服其制作的妙穷毫厘与穷工极巧;爱扇面者,则能品味到扇中的笔调墨韵。古人不离扇子,是爱其美、爱其雅、爱其掌中挥动的翩翩之姿,更是爱彼时精致与考究的生活。书画家们在扇面上留下的精美之作,都有咫尺千里、片纸长天的表现意境,让人领略到艺术之美的底蕴,引发对生活和绘画的无限钟情与热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