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嘉德知识堂
读张大千《百尺梧桐图》
2017-03-10

读张大千《百尺梧桐图》.bmp

张大千(1899-1983)

百尺梧桐图

 

   杨定斋原名杨抚生,香港著名实业家。1949年以前为上海先施、永安、大大、大新四大百货业巨子。担任过上海市皮鞋业、鞋业同业公会理事长,有“皮鞋大王”之誉。曾任上海市参议员。1949年初将公司迁至香港,任香港大大集团总裁。时资产达百亿以上,与包玉刚、邵逸夫等并列十二大名人之一。八十年代举家及公司迁至美国定居,2001年病逝于纽约。杨定斋先生国学造诣深厚,是香港著名收藏家,收藏丰富,所藏齐白石、张大千、林风眠等名家作品数量可观。亦广交游,时著名画家和古玩商人多为其坐上之宾,作品往来频繁。杨定斋与张大千1946年初识于上海,其中张大千作品生前多为杨先生亲自购得,复由沈苇窗亲自往返台港面交,不少名作均先后在沈苇窗主编的《大人》和《大成》杂志刊载发表。沈苇窗为张大千挚友,与杨汝德、黄天才、徐伯郊被称“摩耶精舍四大护法”,曾著《张大千研究》,经手张大千作品皆为精彩之作。《百尺梧桐图》即为张大千为杨定斋所绘精彩作品之一。

 

    大千自1957年患目疾,1970年目疾加重,1972年右眼失明,左眼白内障手术成功。期间仍笔耕不辍,作品渐由细笔转为粗笔,画风渐变。作品由精巧一路转变为苍润、厚朴的气象,笔力老辣。《百尺梧桐图》绘制于1971年,正逢画家变法成熟时期,故所作梧桐树叶肥硕繁茂,用笔施墨浓重厚实。树干和山石以粗笔急就勾勒,树干平滑劲挺,清雅洁净;山石赋色敦实稚拙。即便点缀的小枝也以亮丽色彩点染。著墨用笔既有雅拙浑厚之态,亦有大刀阔斧、酣畅淋漓之势。由于梧桐高大挺拔,为树木中之佼佼者,常被和凤凰联系在一起,民间自古即有凤凰非梧桐不栖的传说。画内题诗:“百尺梧桐半亩阴,枝枝叶叶有秋心。何年脱骨乘鸾凤,月下飞来听素琴。” 点睛画家笔下的梧桐,是富贵兴盛、清雅高洁的象征。左下角自钤“得心应手”,应为画家心中满意作品。

 

   画面所钤“可以居”是大千1970年迁往美国加州后在卡梅尔城购买的居所,位于美国西海岸的著名风景区“十七海里海岸”,周围怒涛拍岸,奇岩怪石,松涛阵阵,景色幽美,滨海公路曲曲折折,沿途尽是旖旎风光。在“可以居”期间,大千在继续治疗眼疾的同时,埋头作画,并频频地在各地举办画展。一方面是要支付他的一大笔医药开支,另一方面要为购房置地作准备。此时的大千是盛名之下,“画债如山,字债似水”,难释重负。大千一人要支撑一个庞大家庭的日常开销,要不断举办画展,以养家度日。在身体每况愈下的情形下,大千不得不挂出了《张大千鬻画值例》,把“值例”分为“画例”、“书例”、“书画鉴定”三部分。画例下列了花卉、山水、人物,分为堂幅、屏条、册页、卷子等;书例下的规定是真行同例,隶书加倍,篆书更加倍,并分为屏条、横幅、楹联、书眉题签等。书画鉴定附加题跋盖章等收费标准。收费一律以美元结算。此外还有一些规定是:作画皆粗笔山水,点景加倍,金笺加倍。叠扇不应,工细不应,劣纸不应,劣绢不应;写字为名片不应,市招不应,劣纸不应,来文不应,碑铭墓志面议;题跋不超过一百字,赝品不题。以上“书画润例”,大千一直沿用至回到台湾以后。画家虽为画债所累,仍坚持不绘应酬拙劣作品的严谨态度可钦可佩。

 

   作为画家好友,杨定斋一直慷慨从张大千处购置作品,这对刚刚乔迁“可以居”并需庞大经济开销的画家提供了很大支持,大千先生自然会以“得心应手”作品回赠友人。百尺梧桐葱葱郁郁,荫佑其下,树侧磐石雅拙质朴,坚定沉稳,俏皮的小枝亦生机勃勃,在茂盛梧桐和茁壮磐石的庇佑下盎然肆意的生长。既承载了画家对知己友人的事业蒸蒸日上、子孙永佑的真挚祝福,又寓意画家和友人情谊高雅清洁,坚固长久。浓郁的殷切之情通过丰富娴熟、酣畅淋漓的笔墨跃然纸面。   

     

   赏画如读书,既能观画面之美,亦能读画外之事。书画作品是画家书写胸中意气的笔墨载体,除颜色布局、技法经营之外,往往承载着丰富的画家交游、艺术变迁等信息内涵。细研一件书画作品,感同身受去感悟画面内外的艺术故事,更是较鉴真论假之外更具蕴味的收藏乐事。读大千先生《百尺梧桐图》,感悟的是画家随心所欲,出神入化的艺术技能,严谨高洁的艺术态度以及丰富苛刻的艺术经历和交谊。

 

/刘洪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