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嘉德动态
> 精品鉴赏
中国嘉德2016春拍预览 | 数竿风叶影 低映小花红——清雍正磁胎画珐琅节节长春白地盅赏析
2016-04-29
雍正珐琅彩极少在拍卖场上出现,中国嘉德2016年春拍的这件“清雍正磁胎画珐琅节节长春白地盅”从未公开拍卖过,此杯的珍稀程度可想而知,本品可谓大陆地区之首例。

【 预 展 】: 5月11-13日
【 拍 卖 】: 5月14-18日
【展拍地点】: 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
【 门 类 】: 中国书画、中国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陶瓷、家具工艺品、古籍善本、邮品钱币

                                    
                                                                          2843 清雍正 磁胎画珐琅节节长春白地盅
                                                                   题诗:数枝荣艳足,长占四时春。钤“凤采”印。
                                                                                  款识:“雍正年制”蓝料楷书款
                                                                                               口径 D 6.25 cm
                                                                                                 高 H 4.45cm

瓷(磁)胎画珐琅器是一种工艺考究、制作不惜工本且产量极低的清代宫廷御用瓷,是中国古代陶瓷生产工艺发展到顶峰的产物。雍正时期是其生产技术成型的关键期,在世宗皇帝的高度关注和严苛要求下,一批精妙绝伦的瓷胎画珐琅器应运而生。

此件作品是现身大陆地区拍场的首例雍正瓷胎画珐琅器。本文拟从三个方面对这件珍品进行深入剖析。首先,我们将从《造办处各作成做活计清档》(简称《活计档》)入手找寻本品的踪迹。其次,我们将从器物本身着手,深度挖掘其纹饰、诗文、书法以及钤印的内涵,感悟这枚掌间小品饱含着何等的巧思妙意。最后,我们将对比在拍场中出现过的另外两件雍正瓷胎画珐琅器,为大家在价值衡量方面提供参考。

【活计档】中关于本品的记载】

《造办处各作成做活计清档》,是清宫造办处承办各项御用活计的具体记录,自雍正元年(1723年)始,至宣统三年(1911年)止。造办处官员承接活计后,即依次登录造册,形成最初的《旨意题头底档》,之后再整理出供皇帝御览和内廷查阅的详实档案,即《造办处各作成做活计清档》。

雍正朝《活计档》中关于瓷胎画珐琅的记载颇多。我们可以根据档案的记载以及工艺的变化,以雍正七年为界将雍正时期瓷胎画珐琅器的生产分为两个阶段:

雍正七年之前的制品多以色地花卉装饰,底双方框内青花书“雍正御制”四字楷书款,是延续康熙瓷胎画珐琅的作品。此类作品属于早期的瓷胎画珐琅器,其所用瓷胎仅内壁施釉,外壁为涩胎,需采用填满色地不留白的装饰方法,特征明显。

到了雍正七年情况则发生了变化,瓷胎画珐琅器开始大量使用里外满釉的精细白瓷,如《活计档》记载雍正七年二月“十九日,怡亲王交有釉水磁器四百六十件(系年希尧烧造)。郎中海望奉王谕:着收着,遵此。(于本日将磁器四百六十件交柏唐阿宋七格讫……)”(《活计档》雍正七年•珐琅作)。

这批景德镇御窑厂烧制的内外有釉的白瓷被运至宫中,在造办处珐琅作陆续加工成一种更为珍贵的瓷器——白地画珐琅器。这类画珐琅器的烧制,与雍正六年造办处珐琅料的自主烧炼成功是分不开的。查看《活计档》雍正六年记事杂录七月十二日条可知,除原有进口的九种珐琅料,造办处又新炼珐琅料九样,并新增珐琅料九样。如此丰富且可持续获得的珐琅料,为将色地花卉之外的其他题材运用于瓷胎画珐琅器之上创造了条件,促成了这种白地瓷胎画珐琅作品的诞生。

通过以上对于《活计档》中瓷胎画珐琅器制作状况的梳理,我们可以将本件白地画珐琅器的制作时间认定在雍正七年(1729年)至十三年(1735年)之间。

进一步翻阅雍正七年以后的《活计档》,我们还有更多发现:

雍正九年四月“十七日,内务府总管海望持出白磁碗一对。奉旨:着将此碗上多半面画绿竹,少半面着戴临撰字言诗诵题写。地章或本色,或合配绿竹,淡红或何色,酌量配合烧珐琅。记此。……(于八月十四日,画得有诗句绿竹磁碗一件,司库常保呈进讫。)”(《活计档》雍正九年•珐琅作)

《活计档》中此条描述,与本品纹样十分相近,惟器型是碗,与本品相去甚远。这件“有诗句绿竹磁碗”现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中(参阅一),此碗亦绘绿竹、月季,所题诗句亦与本品相同。

                                  
                                 
                                 
                                                                   参阅一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瓷胎画珐琅绿竹长春碗

又雍正九年四月“十九日,内务府总管海望奉上谕:着将有釉无釉白磁器上画久安长治芦雁等花样烧造珐琅,钦此。(于五月初三日画得久安长治碗一件、飞鸣宿食芦雁碗一件……内务府总管海望呈览。奉旨:准照样烧珐琅的。钦此。于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做得……寿竹长春四寸碟一对……)”(《活计档》雍正九年•珐琅作)

这对“寿竹长春四寸碟”也可在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品中找到实例(参阅二)。该对碟所绘绿竹、月季均与本品极为相似,题写诗句相同,句首所钤朱文印亦为“凤采”。

                                 
                                 
                                 
                                 
                                                             参阅二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瓷胎画珐琅绿竹长春碟及局部

综上可知,与本品纹样相似、诗句相同的对碗、对碟,实物均典藏于台北故宫,档案皆见于《活计档》,实物与档案完美印证,可谓珠联璧合。而有关本品的记载,也出现于随后的《活计档》中:

雍正十年五月“初四日,据圆明园来贴内称:本日首领萨木哈持出珐琅水墨牡丹酒圆一对、珐琅绿竹酒圆一对,说太监沧州传:着配做合牌胎糊黄绢匣二件盛装,记此。(于本月十四日,配做得合牌胎糊黄绢匣二件,并原交珐琅酒圆二对,司库常保呈进讫。)”(《活计档》雍正十年•匣作)

《活计档》书影


                                       
                                                           雍正朝《活计档》中关于瓷胎画珐琅节节长春白地盅的记载

《活计档》此条中提及需要配匣的“绿竹酒圆一对”中的一只即是本次嘉德春拍中推出的这件“瓷胎画珐琅节节长春白地盅”。根据这对“酒圆”的配匣时间,我们进一步将本品的制作时间确定至雍正七年(1729年)至雍正十年(1732年)这短短三年之中。

【诗、书、画、印的巧妙结合以及品名的由来】

本品小巧玲珑,不盈一握,于方寸之地集结了诗、书、画、印四种元素,构图、点题之巧妙,实令人叹为观止。而这诗、书、画、印的每一元素都颇值得玩味:

诗——雍正瓷胎画珐琅器上所题诗句均为五言或七言诗。台北故宫博物院余佩瑾女士认为这些诗句皆可从康熙朝编纂收录的御定诗集中找到出处(《念哉思意厚,努力事春耕——清乾隆瓷胎画珐琅春耕图瓶选介》,余佩瑾,《故宫文物月刊》,第310期,第25页)。本品诗文“数枝荣艳足”一句化自宋代韩琦的《月季花》,韩琦原句为“何似此花荣艳足,四时长放浅深红”。而“长占四时春”一句,则摘自明人张新的《月季花》,原句为“惟有此花开不厌,一年长占四时春”。由此可知,本品所题两句诗文“数枝荣艳足”、“长占四时春”,均为描述月季花的佳句。而后一句则尤得雍正帝青睐,其御制诗“奇石尽含千古秀,好花长占四时春”(《国朝宫史》卷十三)亦化用了“长占四时春”句。

书——谈及雍正瓷胎画珐琅器物上的诗文书法,便不得不提及武英殿待诏戴临。台北故宫博物院邱士华通过对戴临传世书法作品与瓷器中的题句诗进行风格对比,证明雍正瓷胎画珐琅器的题句诗均出自戴临之笔(《雍正朝的多能之士——由<戴临杂书画册>谈起》,邱士华,《故宫文物月刊》,第319期,第59页)。其实,戴临不仅是瓷胎画珐琅器题句的书写者,而且有着雍正皇帝“代笔”的身份。这也可从《活计档》找到依据:

雍正九年十月“二十日,司库常保、首领太监萨木哈奉上谕:将珐琅葫芦做九个,画斑点,烧葫芦色,盖子镀金。其葫芦上字照朕御笔,着戴临写……”(《活计档》雍正九年•珐琅作)


画——本品的画面只有两个主角,即绿竹和月季。竹子因其笔直凌霄、四季长春且竹节中空的特性,常被用来象征正直、虚心的君子,故而备受雍正皇帝的喜爱。故宫博物院藏有一幅《平安春信图》轴,画中长者手持梅枝交与年轻人,这一画面被解读为雍正帝传位于乾隆帝的象征。在二人身后即有直耸云霄的翠竹两株,此场景颇可反映出雍正皇帝对于竹之喜爱。

                                                                            
                                                                                       郎世宁 《平安春信图》
                                                                                              立轴 设色绢本
                                                                                              68.8 × 40.8 cm
                                                                                               故宫博物院藏


月季花也称“长春花”,因其娇艳长春而广受喜爱。从前文可知,“数枝荣艳足”、“长占四时春”两句皆咏月季花,题句诗与主题纹样暗合,含而不露,巧藏玄机,颇见巧思。

印——句尾所钤一方朱文印“凤采”,也是瓷胎画珐琅器中常常出现的印文。通观瓷胎画珐琅器上的钤印,可分为句首印和句尾印,绝大部分是句首钤一长方朱文印,句尾钤一正方白文印和一正方朱文印(亦有少部分钤二朱文印),而口径小于7cm的小盅,则只在句尾钤一长方朱文印。翻阅台北故宫博物院“金成旭映——清雍正珐琅彩瓷”展品,凡钤“凤采”印者,画面中必有竹子,由此可确定“凤采”印便是竹子的象征。以“凤采”指代竹的用意,似乎可从台北故宫博物院藏雍正瓷胎画珐琅鹊竹碗(参阅三)的题句中找到答案,其题句为“葱翠知何似,朝阳见凤毛”。此句化自明人商辂的《墨竹》,原句为“一林苍玉发新梢,仿佛朝阳见凤毛”。翠竹与凤采有明显的呼应关系。

                                 
                                 
                                                                       参阅三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瓷胎画珐琅鹊竹碗

综上,本品主题纹样描绘绿竹与月季,题句诗描写月季花,钤印则选用代表竹子的“凤采”,体现了雍正瓷胎画珐琅器诗、书、画、印完美结合的良苦用心。

                                                  
                                                         清雍正磁胎画珐琅节节长春白地盅上的诗文及朱文印“凤采”

订名——从上述雍正十年五月初四日《活计档》的记录看,本品在造办处活计档案中简记为“绿竹酒圆”。然而翻检道光十五年七月十一日立《珐琅、玻璃、宜兴、磁胎陈设档案》(下简称《陈设档》),并无名为“绿竹酒圆”的瓷胎画珐琅器,显然“绿竹酒圆”并非正式名称。而《陈设档》中却有“磁胎画珐琅节节长春白地盅一对”,该名称与本品则完全契合:“节节”毫无疑问指代绿竹,“长春”化自本品题句诗“长占四时春”的首末二字,此诗句又吟咏月季,月季亦称长春花。如此,依照《陈设档》恢复本品在清宫中的命名“磁胎画珐琅节节长春白地盅”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清雍正磁胎画珐琅节节长春白地盅上的竹与月季

【拍卖市场中的雍正瓷胎画珐琅器】

谈及这件雍正瓷胎画珐琅节节长春白地盅,就不得不提到一件与本品几无二致、更为大家所熟知的雍正瓷胎画珐琅盅(参阅四)。此件先后于伦敦苏富比1971年7月6日、香港苏富比1988年11月15日以及香港佳士得1999年4月26日拍卖会中拍卖,经白纳德夫妇、徐展堂先生递藏,现为香港收藏家庄绍绥先生所有,并著录于《庄绍绥收藏中国瓷器》(The Alan Chuang Collection of Chinese Porcelain)一书中。本品与庄氏所藏瓷胎画珐琅盅无论器型、诗文、钤印以及底款均完全相同,仅是竹叶、月季花姿态有所差异。本品丛竹之中还藏有月季花一株,并将藏蕊的动态表现得更为细致入微。

无论是《活计档》所记“绿竹酒圆一对”,还是《陈设档》中称“磁胎画珐琅节节长春白地盅一对”,可知本品一定曾为一对,而另一只则非庄氏藏品莫属。根据台北故宫博物院廖宝秀女士的研究,“康雍乾三朝制作的画珐琅器,无论何种胎地,都是成对烧造……雍、乾两朝瓷胎画珐琅器上的构图虽为一对,但画样、布局并不全然相同”。(《是一是二——雍乾两朝成对的瓷胎珐琅彩》,廖宝秀,《故宫文物月刊》,第279期,第13页)这种同中有异的装饰风格,尤其凸显了雍正时期瓷胎画珐琅器设计之极致巧思,同时更加肯定了本品与庄绍绥先生收藏确为一对无疑。

                                  
                                      
                                  
                                                          参阅四 庄绍绥先生藏瓷胎画珐琅瓷胎画珐琅节节长春白地盅

审看近年拍卖记录,雍正瓷胎画珐琅器实在寥寥无几,本品更为大陆地区之首例。放眼全球拍卖市场,最近的一例雍正瓷胎画珐琅器为2015年12月2日香港佳士得秋季拍卖会“疏影暗香——雍正珐琅彩赭墨梅竹图碗”专拍第2888号“清雍正珐琅彩赭墨梅竹图碗”(参阅五),成交价为人民币69,982,040元。

                                 
                                 
                                                                              参阅五 清雍正珐琅彩赭墨梅竹图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