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嘉德动态
> 精品鉴赏
中国嘉德2018春拍精品导览 | 我为生活传精神 开天辟地一石鲁
2018-05-14

  他以手中的画笔,为时代和人民留下宝贵的艺术财富。他用一种新的会话语言和程序,运用大刀阔斧的拖泥带水皴法,彻底革新了中国山水画柔弱审美传统的同时,赋予了绘画全新的、具有厚重生命力的艺术魅力。

 

中国嘉德2018春拍精品导览 | 我为生活传精神 开天辟地一石鲁

石鲁1956年摄于西安

 

石鲁自评诗

人骂我野我更野,搜尽平凡创奇迹。

人责我怪我何怪,不屑为奴偏自裁。

人谓我乱不为乱,无法之法法更严。

人笑我黑不太黑,黑到惊心动魂魄。

野怪乱黑何足论,你有嘴舌我有心。

生活为我出新意,我为生活传精神。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新中国建立,社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巨变,带给人们强烈的憧憬、希望与热情,艺术家们从题材、风格各个方面相应调整,投入到火热的建设高潮中来,以石鲁为代表的具有延安等解放区背景的艺术家,积极拥抱新生活,投入到新社会火热的建设之中。

  这位“中国的梵高”,一直奔波在创作的第一线,大自然的怀抱中,实地画水墨山水。运用传统中国画的笔墨语言,表达着强烈的新社会风潮。1953年,他来到兰新铁路工地,在青海藏区写生。1955年,赴印度担任万国博览会中国馆的总美术设计,1957年与赵望云赴埃及出席亚非国家艺术展览会。1961年,去往延安、秦岭等地写生。这些都给了他除却当时盛行的苏联艺术以外丰富的笔墨语言。

 

中国嘉德2018春拍精品导览 | 我为生活传精神 开天辟地一石鲁

1953年石鲁在青海藏区写生

 

  石鲁认为:真正的发扬传统必须首先继承,而继承的方法之一所谓传模移写,就是临摹,要在临摹的实践中去理解和掌握传统的特点和规律。传统是历史,是河流之渊源,是今天艺术推陈出新的出发点。而现实生活是今天艺术的基础,是土壤。传统形式与新内容相结合,是一定会大大往前发展的,其发展的动力,就是今天跃进的现实生活。对于石鲁的开拓与创造性笔墨,叶坚曾评论道:“石鲁善于把非常严肃、重大的革命主题,通过具体的平凡生活感受表现出来,动人以情,使人觉得亲切、可信,好像亲身经历过的一样,抛弃了概念化、公式化的俗套,避免了装腔作势的说教。”

  石鲁风标独立之时也是长安画派迅速崛起的时期。1954年成为西安美协副主席的石鲁以他的实录精神居功至伟。他以手中的画笔,为时代和人民留下宝贵的艺术财富。他用一种新的绘画语言和程序,运用大刀阔斧的拖泥带水皴法,彻底革新了中国山水画柔弱审美传统的同时,赋予了绘画全新的、具有厚重生命力的艺术魅力。

 

“人定胜天”的大无畏精神

中国嘉德2018春拍精品导览 | 我为生活传精神 开天辟地一石鲁

石鲁 开天辟地

设色纸本 立轴

1954年作

115×82.5cm

题识:风雨将临。写建设祖国的人们意。一九五四年石鲁作。钤印:石鲁

展览:

1."河山色染—绘出新中国",香港艺术中心包氏画廊,2015年4月。

2."河山色染—绘出新中国",北京大都美术馆,2015年10月。

3."河山色染—绘出新中国",上海龙美术馆,2015年11月。

 

  创作于1954年的《开天辟地》是石鲁五十年代的一幅典型画作。在开发大西部建设的新天地中,石鲁以手中画笔施展着放达不羁的创作热情。1950至1954年间,石鲁外出写生十分频繁,在兰新铁路工地,他与建设者一起吃住,一起进隧道钻山洞。艾中信曾谈到在1953年的春天与石鲁在乌鞘岭上的不期而遇“在修筑兰新铁路的工地上画风景写生时,我看到一个旅行家装束的人,他肩上背搭着一套非常特殊的行囊,很令人注目。此人东张西望走上一个山坡,放下行囊,打开,原来是一具用精细木料和皮革制的小画桌,还附带一把小椅子。他坐定下来,好像‘捏面人’似的从玲珑的小抽屉取出一些小巧的工具,原来是小型的文房四宝——纸墨笔砚、水盂还加水罐子——样样齐备。他面对着祁连山,眯起眼睛,就在这大自然的怀抱中,实地画起水墨山水来。他就是石鲁。”

 

中国嘉德2018春拍精品导览 | 我为生活传精神 开天辟地一石鲁

石鲁写生用绘画箱

 

  石鲁五十年代有不少表现新生活的作品,极力在中国画的转变过程中探索一个新的阶段性。这样的选题直接源自于解放区木刻创作以及新年画传统,与他1949年以前的木刻代表作《群英会》、《民主批评会》、《妯娌纺线》一脉相承。在当时中国画创作中,这种选题思路颇为超前,大部分传统的中国画家仍然在艰难地探索“新国画”的问题,直至1954年北京第二届中国画研究会展览中,“画面上出现了一些新颖的细节—电线杆、火车、写实风格的房屋、穿军服的人物,也可以说明审美思想的改变”,对于“新国画”的形成有着促进作用与深刻影响。

  他以现实主义的笔触,通过,完成画面叙事。《开天辟地》描绘的是风雨来临之前,人们争分夺秒专注于完成铁路修建的某个场景。以一名努力钻山的军人为画面焦点,全神贯注。乌云滚滚已是山雨欲来,鹰隼翱翔云间不断警示。山势险陵,操作手们不得不吊着绳索作业。劲风吹起蓑笠,站立尚且艰难,背景的工人们依然抡起手中巨锤,主题人物则目光坚毅,手持钻机,忘我而大无畏地工作着。下方不时有巨石疾速滚落。在一种极端的紧张矛盾、对比烘托之中,是“人定胜天”精神强烈的主观叙述。充分体现石鲁提倡的“艺术形象贵在典型而生动,画之高下亦当有别于此”。

 

中国嘉德2018春拍精品导览 | 我为生活传精神 开天辟地一石鲁

《开天辟地》局部

 

  石鲁因为有西画的基础,对色彩的敏感,对社会和生活的热爱,所以他不会停留在文人画的基础上,而是真诚地表达生活中的美。石鲁在笔墨、形式、色彩上都表现得很充分,重要的是它在“某种规律”中,帮助表达画者的思想,“画有我之思想,则有我之笔墨;画无我之思想,则徒作古人和自然之笔墨奴隶矣。”正因为石鲁的自信,《开天辟地》呈现出画家独有的面貌。他的对于人性的歌颂,真挚而热烈,状物和物我两忘的境界,是天人合一的境界。这种对画理的高度的认识,也是绘画境界的飞跃。这种积极阳光的心态,一扫阴霾,绘出激荡开阔的新天地。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中国嘉德2018春拍精品导览 | 我为生活传精神 开天辟地一石鲁

石鲁 椰林

设色纸本 镜心

1956年作

78×50cm

钤印:石鲁

出版:

1.《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第30页,人民美术出版社,1996年版。

2.《画廊·石鲁专辑》,总第81期,第51页,岭南美术出版社,2002年。

3.《中国画名家经典画库·石鲁》,第12页,河北美术出版社,2003年版。

4.《石鲁画集·上卷》,第31页,人民美术出版社,2006年版。

5.《于无画处笔生花:石鲁的时代与艺术》,第108页,河北教育出版社,2007年版。

 

  1956年7月,刚从印度归来的石鲁和画家赵望云参加了在埃及举行的“亚非艺术展览会”作题为《关于艺术形式问题》的大会发言,《沙漠之舟》、《金字塔的傍晚》等均作于这一时期。埃及和中国距离遥远,民风迥异,石鲁在此完成了不少写生作品,并在北京举办了“赵望云、石鲁埃及写生画展”。这次远行使石鲁意识到“民族性”的重要性,在学习传统上所下的功夫比以往增加了许多,他开始反思早期水墨画技法中的西洋画倾向和美学上的情节化倾向,苦读中国古典美学理论,临摹古代各家的书法和水墨画已成为他日常的功课。

  石鲁在《关于艺术形式问题》中提到:“艺术形式的美,主要是在于一个民族的人民在精神生活的崇高的、向上的、健康的心理体现。因此,我们在艺术形式的发展上,首先是把自己看作民族传统形式的继承者和发扬者。如果艺术形式一旦失去民族形式的特征,也就减弱了它表现民族生活的能力,也就减弱了人民对它的喜爱和欢迎。”

 

中国嘉德2018春拍精品导览 | 我为生活传精神 开天辟地一石鲁

《椰林》局部

 

  热带椰林远处依稀可见古迹城墙,站在文明发端之地,石鲁的笔触也是他的沉思与异域体验。椰树枝叶穿插自然、笔意轻松随意,一派悠远淡然的气氛。这不仅完成了政府文化艺术交流的重任,更使他反观自我的历史文化背景,从而找到“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这一艺术主张的核心缘由。

 

雄壮、磅礴的生命力

中国嘉德2018春拍精品导览 | 我为生活传精神 开天辟地一石鲁

石鲁 深山雨霁

水墨纸本 立轴

辛丑(1961年)作

121.5×69.3cm

题识:树黑深藏雨,山青半出云。辛丑冬日,写于杭州。石鲁。

钤印:石鲁写意、石鲁、石鲁画印

展览:“呵护与守望--大美秦岭当代国画名家邀请展”,西安美术馆,2013年9月28日。

出版:《呵护与守望--大美秦岭当代国画名家邀请展作品集》,第36-37页,文化艺术出版社,2013年版。

来源:中国嘉德2010年秋季拍卖会,第531号拍品。

 

  1961年,四十二岁的石鲁去往延安、秦岭等地写生。《东方欲晓》、《南泥湾途中》、《宝塔葵花》、《秦岭山麓》等一系列代表作品,显露出艺术风格的急遽变化和趋于成熟。本年十月“美协西安分会中国画研究室习作展”在北京展出,引起美术界热烈关注。年底率“习作展”数位画家赴南京、上海、杭州巡展,各地反响强烈,被称为“长安画派”的崛起。这件《深山雨霁》便是石鲁于杭州时所作。

  陕南、秦岭,看惯终南山雄壮与高峻的石鲁,面对江南冬日烟雨朦胧,忆及的仍然是他熟悉的宽厚博大,坦荡磊落。石鲁在《昨天、今天、明天》中曾自述道“1961年秋,正值国家经济暂时困难的时候,我第二次去南泥湾,看到途中的景色,比二十多年前更加苍郁、雄厚、旷达,稻田散发着谷香。在宁静中,我仿佛又听到当年开荒战士的歌声、笑声和镢锨的撞击声。我想到当年我们能用劳动的双手征服荒山,克服困难,今天的暂时困难,用同样的革命精神,也是能克服的。”“幽深中见明快,苍莽中含悠扬,淳朴中出奇巧。我想使人不仅沉浸于对过去岁月的回忆,对眼前生活的思索,还想引导人们对未来生活的憧憬。”

 

中国嘉德2018春拍精品导览 | 我为生活传精神 开天辟地一石鲁

石鲁1961年于西安作画

 

  石鲁最有价值的就是“写境”阶段,这个时期艺术创作是很难把握的,要既写实又不完全写实。在绘画上这是高度提炼、概括、朴拙的美。以1959年石鲁创作《转战陕北》为转折,石鲁的创作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他尝试着用古人、前人之法作一些试验性的探索,如《读石涛有感》、《仿白石笔意》。他在自己的习作上题了如下的话:“山水一道,变化无穷,古有古法,今有今法,其贵在各家有各家法,法非出于心,然亦随自然造化,中发心源,始得山水之性矣。余学涂炭,始终未得其三昧,偶有所笔,亦残败不全,气短力弱,未有统一格局,或远近欠佳,笔率墨薄,此图偶试倒笔,虽犹做作,然近于一法也。”

 

中国嘉德2018春拍精品导览 | 我为生活传精神 开天辟地一石鲁

《深山雨霁》题款

 

  他试着忘却自然本身的结构的描绘,画山水完全是书写自己胸中意气,他把画山水作为体现自身人格的媒介。画山就是画自己,画一种真实的自我写照,完全把山与“我”融为一体了。石丹曾说道:“他的绘画趋向艺术本体的观念转变,是对形象自身内涵的觉悟,使造型艺术的形象从手段上升为目的。显示出他正在逐渐地强化主观的表现性和笔墨的自主性。”“如果古人是根据彼时彼地的感觉、题材而创造出表现方法,我们何尝不可以根据此时此地的印象去探求特有的表现方法呢?我认为这是摸索适应新内容的新形式的关键。”

 

中国嘉德2018春拍精品导览 | 我为生活传精神 开天辟地一石鲁

《深山雨霁》左下角“石鲁画印”一章出自傅抱石之手

中国嘉德2018春拍精品导览 | 我为生活传精神 开天辟地一石鲁

“石鲁画印”为傅抱石所治

 

  画面中是磅礴山势,蜿蜒激流。值得注意的是,左下角“石鲁画印”一章乃出自傅抱石之手。上世纪60年代初江苏画家“二万三千里写生”令人记忆犹新,1960年9月15日,傅抱石为首的江苏画坛13位画家从南京启程在三个月内走遍六省十一市,9月25日便来到了西安。石鲁兴奋异常,立即通报省领导做接待安排,还事先为傅抱石准备了两瓶西凤名酒。这次会晤让他们尽兴切磋了二十天,傅抱石对石鲁的朴实、求新与厚待充满感激,遂刻下名章相赠,因此这也见证了两地画坛领军人物的惺惺相惜。